第21章 大哭

    结果刚刚跟着村民小跑着到了后山脚,结果却先听到一年轻妇人抱着大树,嚎嚎大哭。
    哭着喊着娘,问娘为什么生下来她,字字句句凄凉绝望,他都忍不住的心酸难受。
    再看一年轻俊美读书人从上山跑向妇人,便认出来这是白马书院的孟东辰了!
    新婚嫡妻绝望无助到这个地步,他这个读书人就是读书再好,也没有人性。
    不堪大用!
    “娘,娘,娘你带我走吧,我没活路了啊!娘,我爹读书读的没有人性,我夫君读书读的也没有人性,我还有什么活路啊!
    娘,我迟早有一天跟你一样,被爹,弟弟,夫君吸干了骨髓,病死了事啊!
    呜呜呜,我跟娘你一起死了算了,死了下辈子再也不做读书人的女儿,再也不嫁读书人了啊!”
    赵德楠一边狠狠大哭一边表达绝望死意,最后估计县令身边的护卫能来得及了,抱着手边的大树,就要撞自己的头。
    玛德!
    县令护卫吃干饭的啊?
    最快的竟然是她没有注意到的孟东辰,拉扯阻拦住了自己的头。
    “不要哭闹了!今天早上你发现山上冻死的野猪是做了好事,没人怪你一句。
    就是娘跟马大娘两位长辈闹了矛盾,你不用担心娘会因此迁怒你。
    别哭了!我先带你回家收拾收拾。
    对不起县令大人,贱内肤浅,因担心母亲迁怒先一步害怕了!学生这就带她回去宽慰宽慰。”
    孟东辰先紧着闹得要死要活的赵德楠哄两句,然后才对着已经不满的县令大人行礼致歉。
    事实上孟东辰在哄着要死要活的赵德楠的时候,就拐骗了方向的糊弄外面场了!
    “县令大人?大人,民女只求大人一件事,倘若我病死,意外死亡,一定不能算正常死亡。
    一定要帮我查凶手,哪怕让仵作检查,也一定要查出来凶手。
    因为要我死的人,第一个就是他,就是这个我的读书人夫君。
    新婚第一夜我好好的怎么会受凉生病?还有刚刚在这么多人看着的情况下他都将我从山上推下来。
    我就是从那么高的山上一直滚下来这个地方的。
    还有他红口白牙,他跟他的全家人都不拿我当人。
    昨天晚上连分家这么大的事,村长也到场的,可这一家子这么多人,没人告诉我一声,一直将我关在柴房里面,就因为我受凉咳嗽。
    今天早上起来我不咳嗽了,婆婆跟嫂子们都凑上来打我了,可都没有一个人告诉我一声,孟家分家了!
    呜呜呜,我算个什么东西?我连畜生都不如啊!
    不给吃的就饿一天没人管,今天早上给几个馍馍还是一顿打换来的一天口粮。
    大人,民女不求大人今日帮我出头,只求大人他日得知我死的时候,能坚持为我查找凶手,还我公道!”
    孟东辰简直目瞪口呆?
    这?特马谁才是红口白牙的?
    这一刻他很想问问村里人,谁家今天早上发现丢了山芋的,但转头一想,问不出口来啊!
    更何况还有更多可能是,一大早村里人都注意野猪了,谁注意到自家少了几个山芋?
    嘶!
    孟东辰感觉自己牙疼,心疼,肝疼,脾肺肾,处处都疼。
    “大人,这都是学生的错,学生因为她受凉生病,教导了她几句要爱惜身体。
    本想着今天得空好好跟她说说分家的事,结果阴差阳错的耽误了时间让她误会了!
    学生这就带她回家,好好解释分家事宜,毕竟我们这一房也要互相扶持过日子的,哪有分家她不知道的事啊?”
    孟东辰上辈子也遇上过厉害的夫人。
    但是,如果跟这位比起来,统统碾压成渣。
    尼玛,谁能想到她一张口就求县令,在她死后为她查找凶手?
    这么搞,他孟家也不要名声了!真真想吐一口血啊!
    哪怕她刚刚在县令眼前寻死觅活,但县令眼神里并无对她的质疑。
    相反却对自己似乎有些质疑,哪怕他并无开口,但他的表情,是质疑自家的,相信了赵德楠。
    但他却不能解释太多,不然便是狡辩了,还是快速拉走赵德楠为妙。
    “大人,民女拜托大人了!”
    赵德楠被孟东辰拉扯着离开的时候,一点没有太抗拒,更加没有再反驳孟东辰的狡辩之词。
    唯独走了十几步等孟东辰放松警戒的嫌弃松手,赵德楠忽地转身跪下,用悲凉绝望的眼神,再次跪求了县令大人。
    独求一件事,求她死后立案侦查凶手,还她公道!
    孟东辰脸黑的一塌糊涂,他忽然间觉得自己特么的真是晦气。
    县令今天的表情已经是同情可怜这个赵德楠了,更加自己摔她下山的事实,山上那么多村民看到了!
    情况对自己太不利了,一个不好,自己的府试真不容易通过了!
    此人在本地学生府试之中的作用太大了,只要他给出评语不利自己,哪怕是自己能考个案首,上面巡查考试的提学官,也很可能因为他的评语不佳而直接放弃自己。
    稳住!
    怎么说自己也是活了七十多的大明老官员,不可能对付不了一个村妇。
    这种光脚不怕穿鞋的妇人,看来还是要许之以利。
    高压强逼只能令她绝地反击,肆无忌惮。
    要命是这个女人没有软肋,她本就怨恨赵家人,所以她的娘家不仅不能拿捏她,反而会适得其反。
    原本打算观察她一个月,没有怀孕就能休妻的。
    但现在自己要想高中,不仅不能休妻,他这一房的后宅大权甚至都要交给她。
    不然不足以抵消今天县令对自己的成见。
    只是这样的话,后续的夫妻伦敦之礼,他也头疼的很。
    看起来目前状况,最有利的还是赵德楠一举得男,然后她一心一意在村里带孩子,他才能一心一意的出去读书考试。
    这样,他的伦敦之礼不用头疼了,而那个时候,县令应该不会横加阻拦自己的前程了吧?
    赵德楠此刻心里想的是,如果她是孟家老婆婆,回去后第一件事就是休妻。
    以后自己是死是活,再也不跟孟家有半点关系了!
    就是后面真死了,也找不到孟家人,而应该去找赵家人。

猜你喜欢: 《星月舞者》 《王爷,该打针了》 《她把末路当归途》 《神魔天冢》 《萧先生谈个恋爱吧》 《我一夜之间成了丑闻女主角》 《青梅仙道》 《烂片之王[娱乐圈]》 《少主夫人她又跑了》 《奔跑吧,反派boss!》 《NPC皇后也玩起了游戏》 《四福晋每天只想搞钱》 《神话之开局几亿个属性点》 《重生极品仙尊》 《医修是个高危职业》 《引诱月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