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不安

    一边附和大娘的态度,一边继续吐槽赵德楠。
    全家人其实都一个意思,都在等时机,就这样的儿媳妇,要是没有县令大人可怜她,那真是,说不定这个年三十,赵德楠就灰不溜秋的在娘家熬着呢!
    赵德楠一个人在田地间自由自在,中午看到没人的时候,就躲进了空间,里面熬着的鱼汤,烤着的山芋已经能吃了。
    这是她早上出来前在空间里面小火炖上的鱼汤,火底下埋着大的山芋。
    今天是大年三十,换成平常的话,赵德楠是只吃山芋跟蔬菜的,鱼是今天第一次吃。
    不论如何,今日总是年三十,哪怕一个人过年,稍微也要有所不同,便如普通家庭在这一天里,期待年年有余吧!
    鱼吃的很香,但心里还是有些不安的。
    不安的是,大年初一,明天就应该要来月经了吧?按照原主平时的周期算计,应该要来了吧?
    这个日子,她轮回了四辈子,都一直算计过的,前三辈子任务人时候的算计,都盼着不要来月经。
    盼着一举得男会更好,但是她没有想到,三辈子都一举得男了,却就此过上了丧偶式的婚姻。
    这一次的轮回,不再是任务人的她,再也不愿意跟孟东辰有半点牵扯,那个孩子也不要来啊!
    紧张不安啊!
    一直都拼命累着冻着自己,手上的冻疮都不忍直视了,但愿这样的紧急避孕是有效的。
    不都说女人怕宫寒的么?
    不然真要买打胎药,可真就麻烦了。
    钱是一个问题,更大的问题是,打胎药不容易买,必须做备案,人家医馆也好,药店也好,都知道规避风险的。
    自己进山采摘打胎药?
    呵呵,她还真没有这个本事,三辈子没有好好学过中医药,全浪费在挣钱跟攻略孟东辰身上了。
    随随便便按照记忆中人家说的,喝藏红花?夹竹桃?马齿苋?闻麝香?
    记忆中的这四个办法,赵德楠觉得她最有把握买到的也敢用的只怕是麝香了。
    闻的跟吃的毕竟不一样,量少容易控制。
    这吃进去的,她根本没有数啊?并且吃进去容易吐出来就难了!
    这闻的麝香,感觉到起作用的时候,应该能随时随地的离开麝香环境,安全性高吧?
    实在不行,她再买些巴豆?真的多拉几次肚子,一般人也扛不住的吧?
    不是她狠心,而是三辈子跟那个孩子,完全无缘。
    她付出再多,到最后依旧成为那个儿子眼里的耻辱。
    三辈子死前那一刻,她既没有看到孟东辰的眼泪,也没有看到唯一那个儿子的眼泪。
    既然如此,她也不想要这样的儿子了,没有人在付出三辈子后,还能执迷不悟的。
    并且这辈子,她很幸运的不再是任务人了。
    那个孩子再要投胎,也换一个他不再引以无耻的母亲吧!
    无缘则散!
    吃完不错的午餐出来,再劳作了一会忽然间发现有人开始上坟了。
    赵德楠一下子呆愣起来。
    是呀!
    晚上的年夜饭之前,家家户户都是要给祖宗上坟的,基本上也都是各家的儿子孙子上坟,女人们负责在家做饭什么的。
    她是这个世界之外的人。
    从前三辈子她努力融入其中,强掰自己融入孟家,在普通人眼里,自己三辈子都是积了八辈子德的。
    今日再看,这一生的自己,才真正算是积了八辈子德的。
    只为自己而活多好!
    原主最后的一抹不甘怨恨已经消散,只是她一想到原主的母亲,赵德楠心里不由得紧缩了一阵子。
    罢了,还是去看看她吧。
    今年的她,不会没有祭品了,空间里面她有鱼有山芋还有各种蔬菜的。
    如果遇上赵家三父子,她空间里面也藏着砖块木棍子的,如果他们还敢动自己一根手指头试试?
    结果赵德楠想多了,赵家三父子根本没人给她母亲上坟。
    赵德楠从孟家祠村赶到赵家村,已经花费一段时间了,一般人家上坟,一定不会贪黑。
    基本上在吃过午饭开始上坟,最迟也要在下午三四点的样子全部结束。
    赵德楠一边上坟献祭品,一边诉说赵家三父子应有的结果。
    “这些你都吃过了吧?今年我还没有钱给你买冥币,来年开春我卖菜挣钱后,一定会过来给你烧钱的。
    你一心一意的为男人,为儿子,为何没有一点点为女儿着想?
    但凡为女儿想一点点,就不敢这样累死你自己的,没有了母亲这一道屏障,你的女儿就没了依靠,最终也会跟你一样的。
    如果你在天有灵,但愿能理解我的奋力反抗,既为人,就要做人的样子,绝不敢为牲畜,任人宰割!”
    赵德楠没有因为坟前空无一人,就感到心慌害怕,也没有敷衍死去六年的灵魂。
    连她死了几次了都还有灵智,这个孤零零坟冢内的妇人,也许也有灵智的。
    该交代的交代,哪怕她的女儿已死的事实,她也如实交代。怎么对付赵家三父子的,她还是如实交代。
    哪怕坟冢妇人很凄惨,但知情权是要有的。
    她不是她的女儿,也不会指望她保佑她一生平安富贵。
    她只是作为一个生物学的女儿,作为一个因果之人,来看看她,说说她应该知道的一切。
    不论死前那一刻她是否后悔,也不论她死前是否强加给原主多少重担,换成了自己,从身无分文嫁给孟家那一刻,烟消云散。
    什么养育之恩原主十八年也还了,什么血脉之情,原主也用命还了。
    换成了自己这个生物学的女儿,不惹自己则罢,敢惹就准备好自食其果。
    她忍赵家很久很久,忍了三辈子了,岂会再忍?
    “你也过年吧,明年开春我挣钱后,会用自己挣得钱烧给你,天要黑了,我也要回孟家祠了。”
    没有任何的动静,也没有忽如其来的一阵风,罢了,赵德楠见天色将黑,终究还是收拾完祭品,准备离开赵家村。
    她母亲的坟不是在赵家祖坟里,但也在赵家村地界,只是离赵家村住处稍稍有些远。

猜你喜欢: 《都市之逆天狂徒》 《东游之吕祖纯阳》 《再混娱乐圈就打死你》 《除纣无人皇》 《网游:开局召唤一只鸡》 《神级黄金瞳》 《阁下何故乘风起》 《佞妃权倾天下》 《重生后,我成了团宠》 《道者之王》 《我与大佬夫君差一个暗号》 《身后有鬼手》 《神豪从相亲失败开始》 《擎寰纪》 《我在天庭收房租》 《为什么打篮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