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和颜悦色

    在河边的半山坡山,孤零零的,四周只有她一个孤坟。
    赵家村的村民再次看到赵德楠一个人给她母亲上坟,终于有人上前搭话了。
    “怎么这么晚还给你娘上坟啊?这么晚了赶紧回去吧?不然你夫君要担心你的吧?”
    “谢谢婶子,我这就回去了,只想看一眼的,没想到还是没有人给她上坟。”赵德楠淡淡的解释了一句。
    这是从前半点都看不起她的一个族中婶子,没想到自己发狠之后,她反而对自己和颜悦色了。
    “诶呦!你那个爹,也真是的,年底就将你小弟招赘给谢家了,谢家出手也是阔气。
    一次头给你爹两百两,还给了他一个县城的店铺,这不,你爹带着你大哥,如今都般到县城了。
    你们家里的四亩田地,如今都佃给你二叔家了,看起来你爹他们是打算一直住在县城了。
    这以后啊,你娘的坟,肯定还是指望不了他们了,诶!”
    族中婶子这个时候,也算看清楚了赵光祖为人,看着读书人的样子,做的事实在是不能提。
    也不知道以前怎么就佩服他的呢!真真是眼瞎啊!
    这简直是没有人性的,结发嫡妻给他生儿育女,操劳致死,竟然都不能入赵家祖坟,年年还不见赵光祖带儿子去上坟。
    也只有这个唯一的女儿,才会年年惦记那山坡上孤零零的坟头啊!
    赵德楠感谢了几句族婶子,又跟后来的几个赵家村妇人废话了几句这才赶往孟家祠村。
    赶到一半路程的时候,天就完全黑了。
    一个人孤零零的走在阡陌小道上,听着四周此起彼伏的爆竹声,赵德楠的心里,忍不住的还是心酸无比。
    每逢佳节倍思亲!
    可她的亲人面孔,早已模糊的快记不清了,脑海里最美的那一处记忆,只记得幸福甜美,却快要记不得人和事了。
    太遥远的幸福啊,随着一世一世的轮回,她都不敢多回忆那个星球。
    孤零零的这个异世中,她没有期待没有牵挂没有慰藉,只是刚刚给了县令大人一份承诺。
    走在河道边上的赵德楠,忽然间看到了县令大人独自一个人站在自己要走的河梗上。
    这?
    赵德楠忽然间想起来许大人的原配嫡妻,当是一年前在这一段落水而亡的。
    只不过当时她乘坐的是船,但落水的地段是这个地段。
    “大人?您是在缅怀故人么?”
    赵德楠没有办法只能继续向前,巧遇了正在缅怀嫡妻的县令许大人。
    “是你啊!你怎么一个人?都这么黑了?是刚刚从赵家村过来的么?”
    县令许大人很快收拾了悲伤心绪,看向赵德楠这个年轻妇人,忍不住一阵可惜。
    可怜天下女子,不幸的太多了。
    “是啊,想迟一些去看看我娘的,她还是没有人祭奠啊。
    遇上族中婶子,说他们已经搬去了县城经营店铺,赵光祖将他最小的读书人儿子招赘给了谢家,赵家算是改换门庭了!”
    赵德楠淡淡的解释着,只是称呼起来亲爹,已是直呼其名了。
    “赵德楠,你?其实不应该在外人面前对你爹直呼其名,他不慈不仁义是他不好。
    你却不需要太过刚硬,这样世人多数还是要指责你不孝的。”
    许大人听了赵德楠对其父的称呼,还是忍不住的教导起来这个年轻妇人。
    终究是欠缺了长辈教导,又不得婆家的心,一个人孤零零的活成了尖锐的样子。
    “已经成仇了,只要他们有机会,就一定会弄死我,而我如果有机会,也一定还会反击,狠狠的反击。
    所以虚掩的情分对我这样的人来说,不是孝道名声,而是帮他们对付我的利器。
    大人,请不要可怜我也不要关照我,任何情况下请大人站稳了您的立场。
    该罚的罚该杀的杀,即便有一日我也犯法了,也请大人一样的狠厉无情。
    大人的公正无情,才是大连县所有百姓的有情有义!”
    赵德楠说完这一番话后,深深一弯腰,然后才错过大人继续往孟家祠村子赶去。
    她不会去招惹这么一个好父母官的,她若招惹了则是恩将仇报,更会将许大人推入深渊。
    赵家三父子跟谢家搭上了关系,间接的也会跟裴家搭上关系。
    谢家只是大连县的地主,但裴家在临安府,占据了百年不倒的重要位置。
    裴家祖辈是跟着大秦开国皇帝一起发家的,裴家出过皇后贵妃太子妃,将军,尚书,一直到这一代,裴家在外面当官的还有三人。
    两人为知府,一人在詹事府任正四品的少詹事。
    裴家在临安府虽然没有子弟任地方官员干事,但临安一府四县真正的大鳄,却从来都是裴家。
    铁打的临安裴家,流水的临安官员。
    百年来没有任何官员,敢触动裴家利益,百年来即便有官员敢触动裴家利益,也都是以失败,甚至是家破人亡告终。
    裴家在赵德楠的三辈子轮回中,两辈子依旧稳稳的,当朝太子也都稳稳的登基。
    裴家只有一辈子惨败至满府灭门,相对应的,却是大连县的十九皇子,一辈子登基,两辈子满门抄斩。
    斯!
    都特么的不是好东西,两个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大鳄,竟然都在临安?
    县令大人要想继续稳稳的,便只能全身是刚,才能在两个大鳄相争之中,刀枪不入。
    事实上赵德楠的前三世轮回,县令大人基本上做到了他身为父母官的廉洁奉公。
    所以这两个大鳄相争的时候,竟然三辈子都避开了大连县令,都知道这种认真为百姓的好官,不站队,务实,可以留着自己用。
    两个争夺龙椅的大鳄,都没有波及大连县甚至临安府普通百姓,生死灭门也只两大鳄之间的事。
    也许京都各大家族早已血流成河,但她所在的大连县,一直相安无事。
    事实上双方的相争,最厉害的时候,还是在三年之后。
    如今想起来孟东辰这个人,也真是本事的,每一次他竟然都能在京都的漩涡中押对宝?

猜你喜欢: 《都市之逆天狂徒》 《东游之吕祖纯阳》 《再混娱乐圈就打死你》 《除纣无人皇》 《网游:开局召唤一只鸡》 《神级黄金瞳》 《阁下何故乘风起》 《佞妃权倾天下》 《重生后,我成了团宠》 《道者之王》 《我与大佬夫君差一个暗号》 《身后有鬼手》 《神豪从相亲失败开始》 《擎寰纪》 《我在天庭收房租》 《为什么打篮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