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掩护

    只要赵德楠说这样的话,孟东辰就故意不接话,回回都用儿子打掩护。
    赵德楠直接睡觉,不想搭理她,也半点不担心他会对自己怎么样!
    别说她有身孕了,就是没有身孕的自己,千方百计的诱惑他,都以失败告终的。
    所以,放心大胆的睡觉!
    孟东辰听着女人很快传来的低沉缓慢呼吸声,也不得不苦笑。
    他白来的这一辈子,可真是,一切都不在掌握之中啊!
    连个怀里的女人,多少天都搞不定!真是够了!
    他能想到的哄女人的话,动作,都做了,还能怎么哄?
    砸钱?
    好吧,这一条他还是硬伤。
    谢家,赵德举这个时候,还在小心翼翼的伺候谢盈盈。
    赘婿是没有身份地位的,更是被仆役都看不起的,赵德举就是有一肚子的憋屈,都在忍着。
    好在他的小心翼翼,谨小慎微讨好了谢家,他才从谢盈盈口中得知,他岳母亲自出面运作走了裴真,这才换来了裴文杰。
    “真是太感谢岳母大人了,说到底最应该感谢的还是夫人,是夫人疼惜我啊!”
    “这件事你知道就好,放在心里不可外传出去,你爹你大哥那边,你无事不要跟他们通信。
    这两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今天他们两个迫不及待的就去找赵德楠的晦气。
    结果,赵德楠的晦气没找到,他们两个却被黄八斤打了出来,简直丢人现眼。
    开口骂骂不过赵德楠,打也打不过,就这样还想报仇雪恨?
    还不如老老实实的把我们家给他们的店铺经营好了,也省的拖拽你的后腿!”
    谢盈盈谈起赵德举的爹兄长,眼里半点敬意都没有,反而是一脸的嫌弃。
    果然是赘婿,不存在对公公大伯敬重之类的。
    “是,是,我不出去,就在家陪着夫人,也好好学习谢家家法,学习这些大家族的规矩,不然我也担心日后出去,不自觉的给夫人丢了脸面。”
    赵德举一向是聪慧的,也是天赋不错的,不然也不会这么怨恨赵德楠这个亲姐姐。
    若不是这个亲姐姐毁了他前程,他怎么会论文赘婿?
    不能想,一想到自己跟美好的前程擦肩而过,就几欲吐血。
    “这才哪到哪?明天我就回娘家,当初赵德楠是怎么摁死的赵家三父子,今日也要她尝尝报应。
    她男人贪婪成性,品行不端已经是事实,这个评价传出去,哪个提学官会点他的名字?”
    裴三娘今天得知了裴文杰发作了赵德楠,就知道后续可以运作了。
    自家护短,也注重名声,裴文杰既然已经发作了赵德楠,自家族长就必须顺着裴文杰的发作,给孟东辰定性。
    裴家族长的话,一向是极有分量的。
    能让裴家族长开口的人,在裴家不多,但裴文杰算一个,不然裴文杰的娘,也饶不了做弟弟的族长。
    “嗯。多带些礼物回去看看,哄哄裴文杰,对我们谢家好处很大!”谢老爷很支持夫人决定。
    这些事,他夫人比谁都通透。根本不用他操心的。
    年轻时候若是能明白夫人的重要性,也不至于到老了连个儿子都没有,还得招赘女婿。
    也是悔不当初啊!
    第二天一大早,才四点多的样子,孟东辰起来就发现娘已经在自家厨房里面了。
    “娘,你怎么不多睡一会的?今天早上起来腰还疼么?”
    “今天早上还行,睡不着就起来了,日后我们那边的小厨房就不开火了,就到你们这个厨房开火。
    你媳妇日后卖菜,每天早上去的时候,带上东美,她答应陪着她三嫂一起卖菜。
    就是你可怜了,还要做徭役,这么多年也没有吃过这样的苦,这一次还是清河道淤泥,你可万万小心啊!”
    孟老妇人昨晚上就想好了,以后不管如何,她这个当娘的就护着三房了。
    生了三个儿子两个亲女儿,还养大一个侄女儿,到头来,也只有这个读书的儿子是真正孝敬她的。
    她不能再寒了他的心。
    “我不要紧,这一段时间我跟着下田挑菜,有一身力气呢,正好天气也暖和了,我肯定没事的。
    就是家里面,德楠脾气虽然生硬,但她心肠好,一般小事也不跟人计较。
    娘你中午不必准备她的午饭,她说了每天中午会在镇上吃,日后卖菜,她就在镇子上。不管卖多卖少,你们都不要问她,可以吗?”
    最后一句可以吗的时候,孟东辰还双手握住了娘的手。
    这是在讨好也是在恳求,别招惹她了。
    他到现在都没有搞定这个一心要走的女人。
    爹娘家人真的不能再火上浇油了。
    “行啦,别担心家里,她什么脾气,我也见识过了,我会忍者的,怎么也要忍到她生下来你的孩子!”
    孟老夫人笑笑拍打几下儿子的手背,就这么护着她啊!
    行,你护着吧,我肯定会好吃好喝的伺候好她,至少等她生出来孩子再说。
    其实只要她真如她自己说的那样,肯拿出钱来供应儿子读书考试,她这个做娘的一直伺候她都愿意。
    “起来啦?刚刚娘起的更早,已经帮着做了早饭,后面这一段时间我不能陪你卖菜,让东美陪你一起在镇子上卖菜吧,不然你一个人我还是有些不放心!”
    孟东辰在早饭快要好的时候折回卧室,就看到赵德楠已经起来了。
    “不用,你都说了早上走的时候帮着我挑到镇子上,还耽误东美刺绣干什么?
    家里暂时蔬菜也不多,后续我也不会跟之前那样拼命栽种,随便卖卖而已,犯不着耽误旁人功夫!”
    赵德楠当即反对,她带上十二岁的孟东美去镇子上卖菜?
    到时候谁照看谁?
    她一个年轻妇人,谁欺负她,她能豁出去的跟人拼命,但过年后十二岁的孟东美,被什么人欺负了,算谁的?
    关键,她要的就是一个人的自由,不然她干嘛要一个人在白马镇卖菜,而不去县城跟着一起卖菜?
    孟东辰一脸无奈又故意带着宠溺的眼神,抱上赵德楠。
    “你这么辛苦,我不放心啊!就怕你遇上什么事,旁边连给你通信的人都没有啊!”

猜你喜欢: 《五道门》 《我有一颗混沌青莲子》 《娇缠》 《玄阳仙尊》 《极品上门相师》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 《大佬娇妻又美又飒》 《术医鬼咒》 《地下的时空门》 《侦探异闻策》 《狂刀异闻录》 《我有一具身外化身》 《无限轮回学院》 《诡异复生时》 《人设又被当柔弱无助了》 《我只想打养生篮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