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避其锋芒

    这一点他是不能认同的,读书读到连自家的亲人都狠狠鄙夷的程度,这样的读书人,怎么敢指望他出息?
    这样的人出息了将来治理一方了,怎么能指望他善待治下百姓?
    “孟东辰,你真的很不错,你的学业我认为足够对付乡试,你的心性也足够了。
    你现在唯一需要的是蛰伏忍耐,避其锋芒,等待机会。
    朝中官员派系错综复杂,谁都不可能选拔可能的潜在敌人,但皇上还是睿智的,虽然我参加殿试的时候,也只是见过他一次。
    他对派系向来是采取平衡之道,一个地方的人才选拔,他一般会轮番任用不同派系之人,所以,你一定要安心忍耐。
    后面时间,你不能再参与买卖了,也不能传出对你妻子不好的传闻来。
    刘秀对你的评价是虐待妻子,讹诈钱财,好在他只是当着我面说的。
    你没有参加考试,你也没有秀才功名,他是没办法特意发作你一个普通学生的,只能憋着离开我们大连县。
    相信明年一定会换派系的,到时候我会给你先行试探好,你且安心在家好好读书,也可以协助家中做些农活。
    除读书,下田干农活外,其余你最好都不要沾手了,学会经营自己的好名声。”
    徭役结束,许县令又见了孟东辰一次,他对孟东辰有些愧疚。所以对孟东辰的教导,很是掏心掏肺,几乎当成自家子侄那样的教导了。
    若不是他多事的介绍了赵德楠认识裴真,裴真就不可能认识孟东辰,也不可能帮倒忙的得罪了裴家嫡系。
    裴家这样的地方大家族,确实是一般人的拦路虎,也是地方官员的绊脚石。
    可惜,他没有能耐搬开这样的绊脚石,只能屡屡跟裴家妥协,避其锋芒。
    他在裴家的阴影下,应该算是识时务者为俊杰了吧?
    许县令有些暗暗自嘲了。
    裴家这样的地方大家族是会培养读书人,但培养出来的读书人都是为裴家的读书人。
    裴家这样的大家族,也会教化百姓,反哺百姓,但最终还是一个目的,那就是更好的统治百姓,让本地百姓,以裴家马首是瞻。
    临安一府四县的读书人,百姓眼里第一位的掌权人,从来都是裴家,而不是地方官员。
    这是皇上都会头疼的地方吧?
    他的旨意,只能下到州府,连县都下不去。甚至连府都约束不了,一如临安府,临安府的知府,对上裴家,还是一样的要避其锋芒啊!
    “学生谨记大人教诲。”
    孟东辰对县令大人深深一弯腰,深深感谢他的同时,内心里也有些对他深深的担忧.
    但担忧的话他无法开口,因为他还没有资格跟身份担忧一个县令大人。
    孟东辰回到家后,就跟赵德楠好好的谈了一次。
    “今天县令谈起裴家,有些心有戚戚的,裴家算是本地的一方诸侯了。
    一府四县的官员,基本上没办法跟裴家触碰,只能顺着裴家的意思治理地方。
    他能堵着提学官,避免提学官给我当众贴上品行不端的标签,已经是有些冒险了。
    裴家跟提学官如果特别较真的话,说不准还可能影响县令大人。
    不过县令大人跟我们不一样,他即便受影响,只怕最大的影响也是被裴家运作的离开大连县而已。
    县令大人本人在治理上几乎是无懈可击的,这一点他们也很难无中生有,除非拼着裴家的百年名声不要硬来。
    但我估计一般大家族是不会这么硬来的,名声经营不易,破坏很简单。
    后面我会听县令大人的话,安心在家读书或者照顾你。
    以后家里的活,都交给我做,你且安心养胎,蔬菜随意吧,种出来种不出来都随意,我们自家够吃就行了。”
    孟东辰回来后,很认真的跟赵德楠解释了这些事。
    还是那句话,如果赵德楠是一般后宅女子,孟东辰是绝不可能跟她说这么多事的。
    这些事几乎算是政事,而自古女人都不能干政的,即便是高贵的后宫女人,也一样不能干政的。
    但赵德楠不是一般女人啊!
    并且他还不能不好好哄着她,这个女人到现在都打着主意,生下来孩子就只身走人的。
    哪怕她后来已经不说走人了,但她走人的态度一直是明显的。
    赵德楠呆愣了起来,会影响到县令大人么?
    县令大人在她的前三辈子轮回中,他是一直都在大连县的。
    既避开了三辈子的朝中混乱,又如他所愿的留守在了他夫人落水的地方。
    赵德楠不会小看裴家的肚量,裴家嫡系一向孤傲的很。
    容不得任何人丢了他们的面子,更容不得任何人侵犯他们的利益。
    哪怕是未来的小小潜在敌人,他们也会号毫不留情的出手摁死。
    所以裴家在临安府外的敌人,其实不少,很多人也看不惯裴家这样的霸道作风。
    裴家在她三辈子的轮回中,胜利过两次,说明人家押宝准确性比较高。
    但押宝就一定有输赢。
    一直低调的像不存在似的十九皇子,至今在他封地内大连县没有多少关于他的传说。
    此人几乎闭门不出,不到他一飞冲天,几乎没有他的消息。
    算了,不多想了,这些大佬的日子,他们小老百姓不掺和。
    孟东辰被裴家摁住了,也暂且观察几年看看,万一这辈子裴家押宝输了呢?
    孟东辰的机会总是有的。
    就是县令她觉得很是歉意,过几天她借着送蔬菜的名头,去求见县令大人吧。
    求见他的理由很好找,自己怀孕了,实验田埂的事,她本人难以继续下去了。
    但村里实验田埂的人,反而多了起来,她要了手实验田埂的事。
    “楠楠,怎么了?是不是害怕啊?别怕,裴家在本地是非常注意经营名声的,不会对我们怎么样的,最多也就是阻拦我考试而已。”
    赵德楠长时间的发愣,孟东辰一脸担忧的半揽起来赵德楠,关怀安抚着她。
    “我是有些担忧县令,也愧疚于他,明天我想去见见县令大人,理由么,就说我怀孕肚子渐渐大了,后续田埂实验只怕不得不中断了。”

猜你喜欢: 《五道门》 《我有一颗混沌青莲子》 《娇缠》 《玄阳仙尊》 《极品上门相师》 《遮天我是狠人师尊》 《大佬娇妻又美又飒》 《术医鬼咒》 《地下的时空门》 《侦探异闻策》 《狂刀异闻录》 《我有一具身外化身》 《无限轮回学院》 《诡异复生时》 《人设又被当柔弱无助了》 《我只想打养生篮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