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取而代之

    孟东辰脸色黑到不能再黑,他本以为这辈子可以不操心夺嫡这样的大事,最多操心家族责任而已。
    没想到,只作为一个最底层的农户,一个还没有功名的读书人,也值当裴家这样的人家出手阻断前程,也值当十九皇子这样的人,下毒陷害?
    这样的大秦,他忽然间觉得长久不下去了。
    他世界中的大秦二世而亡,之后便是汉家天下。
    这样的大秦,如果被取而代之,他也不意外了。
    “不要担心,这碗参汤我能喝下去,对我的影响微弱,但对你可能会有很大的影响。
    不着急,也不要愤怒,立场之争从来都是残酷的,但我们也不是束手无策的任人鱼肉。”
    孟东辰这么一说,赵德楠一下子就笑了。
    忽然间觉得孟东辰这样的男人,其实真不能算差的,能在这样生死大局面前保持人性,这是一般人都很难做到的。
    “孟东辰,谢谢你!如果我真的难产坚持不下去了,这件事你就当没有发生过,就当十九皇子得逞了。
    如果我活了下来,我会跟你一起面对裴家面对十九皇子的。
    不管是经营名声也好,还是挣钱上面,我相信我有一战之力的!”
    赵德楠忽然间迸发出来强烈的战意!
    火啊!
    被人欺负到这样的地步,死也不敢死啊!
    不反击回去,她死都不能瞑目!
    “楠楠,这样很好,就这样我们杀回去,你我携手,所有欺负我们的,所有加害我们的,我们都狠狠反击回去,谁都不是泥捏的!
    不过我们还要想想办法,多争取一些时间,倘若我是裴家,这个时候,赔罪挽回名声是不可能的,最好的办法,是让我一个读书人去服兵役。
    毕竟我跟孟家分支的条件,太多人都知道了,没道理他们不知道!
    我若离开,只剩下你一个人的话,太容易被孟家合伙侵吞,也容易被十九皇子加害,到时候你就带上孩子去投靠县令大人。
    我答应你,只要你平安生下来孩子,我就给你和离书,你有了和离书,不仅仅自由了,也不再被人视作眼中钉肉中刺,孤儿寡母的一般人不会太在意了。
    他们为什么这么对付我们家?还不是预防我这个读书人将来出息了么?
    哪怕和离了,你我之心都是一致的,裴家,十九皇子都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只不过你我心中有数而已,并且万一不敌,我跟你们母子分作两边,还不一定被人连锅端了。
    和离是你的心愿,也是我们当前规避风险的最好办法。
    我会净身出户,家里的田产这些,你可以卖了,也可以自己经营。多交好石家庄跟孟家祠两个村的村民。
    我一定会活着并且会活的非常有前程的,他日我荣归故里,如果你还愿意,那就带着孩子再嫁我一次!
    如果时间太久,或者你已经遇上更好的,我不介意你另嫁,但很介意我们的孩子改姓。
    孩子不论男女,都必须姓孟,叫什么名字,你可以亲自取!可以么?”
    孟东辰这个时候说的很认真,也是略过眼前危机,考虑到很长远的筹划了。
    赵德楠一心要离开孟家,这是她至死都心心念念的。
    眼下不论生死,她最好都不要成为孟家人了。
    成为孟家人,就给了裴家,十九皇子迫害的借口。
    两家大人物如果在自己服兵役后,还欺负孤儿寡母,那可能性就太低了。
    这个世界跟自己的那个世界相比,世人对名声的渴求,有过之无不及。
    不然十九皇子也不会表面支持自家,暗地里也想弄死自家,成为他们打击裴家名声的借口。
    赵德楠眼泪水都滚落下来了!
    她没想到孟东辰还有这样的一面!这是她成为他妻子,第四辈子才看到的人性的一面。
    处处为自己着想,此时此刻的他,几乎没有考虑孟家的任何利益跟责任了,考虑的全是自己跟孩子两人。
    “好,和离!你现在就去找来黄八斤,马大娘,钱婆婆几个人,我要求在生产前和离。
    理由一,便是你在我生产的时候,放了孟家人进门。
    理由二,我死也不入孟家祖坟,我若死了,便跟我娘作伴,就说我看不到和离书,不敢生产!”
    没有人会想到,赵德楠在难产到即将入鬼门关的时候,竟然坚持要和离书?
    孟家一下子炸锅了!
    这是明晃晃的打他们一家人的脸啊!
    “这个扫把星,活该她难产要死了!钱婆婆呢,就让钱婆婆跟大夫两人剖开她的肚子!
    她想死她一个人死去,别害死我孙子!”
    孟老夫人气的吐血,为了她生产,她连长辈的面子都不要了。主动早早带着媳妇女儿过来伺候她。
    就是到她要死留下剖肚子遗言的时候,她都没有起那样的心思。
    陪着她难产这么长时间,她这么熬着累着,不睡觉的等着,结果,等来的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简直太欺负她孟家了!
    现在,谁也别拦着她。她要弄死她!
    反正要剖腹取子的话,也是她自己交代的,反正难产到这个程度,所有人也都是看到的。
    她死了是活该,孩子不能被憋死!
    黄八斤马大娘早就知道赵德楠一心想离开孟家的,但怎么也没有想到,赵德楠会难产到这个程度的时候,坚持先和离后生产。
    钱婆婆跟大夫两人被孟老夫人拉扯着,哭喊着要求救救孩子,剖腹救孩子一命,孟家一家子,都有这样的意思。
    但钱婆婆跟大夫两人哪会答应这样的要求?
    原本产妇说的话,也不是这样子的,赵德楠说的原话是当她昏迷不醒,马大娘都叫不醒的情况下,才能剖腹取子。
    孟老夫人哭喊不动钱婆婆大夫,气的嗷嗷大哭,哭着她可怜的孙子就要被憋死了什么的。
    “娘,赵德楠忽然间好起来,怕就是十九皇子的人参汤喝的,不如趁着这个乱的时候,我们倒了那些人参汤。
    顺便再将没有熬的人参拿着,那是我们家日后能救命的东西。
    别的东西拿的太扎眼,老三这回也是昏头了,竟然真给她写了和离书,还将石家庄的房子田产,牲畜全给了她,简直岂有此理!”

猜你喜欢: 《新唐朝王爷》 《农门医女:捡个相公来种田》 《追妻总裁掌上宠》 《天价婚约:季少宠上天》 《梦境封神》 《帝少霸宠小娇妻》 《都市桃运药神》 《一筐种子走天下》 《美剧之我是弗兰克老爹》 《重生之时域主宰》 《我变成了末日邪龙》 《石受》 《萌帝来袭:摄政王,朕有喜了》 《剑破拂晓》 《金斗白米》 《美女总裁的绝世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