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上了心

    赵德楠对马大娘还是很亲近的,说话随意,也能说贴心的话。
    “做大做起来就好了,让孟家好好看看,离开孟家你一个人过的不知道多好,还能帮着两个村子发起来,气死他们!
    你不知道,村长回去张罗这件事的时候,孟家几房人一脸的讥笑,还在村里怼着村长,说他迟早被你害死了!
    最气人的竟然还说出吃死人的话,村里人现在都不理他们,他们几房人手里的银子,谁不知道是怎么坑你们来的?
    现如今裴家酒楼不跟孟家做生意了,他们几房人的蔬菜还不是黄了么?就等着看孟家坐吃山空吧!”
    马大娘说道孟家的时候,真的是一脸的鄙夷看不起。
    但赵德楠听到马大娘义愤填膺的话之后,还是上了心。
    做大做到一定程度,就肯定能吸引过来大佬,大佬通常的做法是在你还没能力真正做大之前,先侵吞了你的方子,再限制你的发展。
    如果不听,那可能就真的会给你下个药,让你沾上人命官司了。
    最后不管县令大人能不能帮自己澄清,都是一身的骚气。
    关键本地跟自己不对付的大佬,数得上的就有两个巨鳄啊!
    还有次一级的资本呢?前世自己不曾注目过的各路牛鬼蛇神呢?比如白马镇的盛源当铺?
    “我现在基本上能做到忽视孟家一家子,毕竟我跟孟东辰已经和离了,只要他们不撞上我,我也不会浪费时间在他们身上。”
    赵德楠淡淡的笑笑,心里盘算着,如果十九皇子先一步的找上自己,她要如何面对?
    咬他多少肉算合适?
    “孟东辰也是倒霉遇上这样的一家人,真想不通他们家辛辛苦苦培养出来这么一个读书人,竟然狠心的一起推着他当兵?
    读书人当兵?这不是逼他去死么?这一家子的心肠是真的坏透了!”
    马大娘说道孟东辰也是惋惜不已。孟东辰后来对赵德楠真的挺好的,可惜他是孟家人。
    “这有什么不好理解的?万事讲利弊而已,孟家一家子都是先将利弊算透了的,最后即便跟你再讲感情,也还是为利益打幌子。”
    赵德楠跟马大娘私底下说几段后,就开始言归正传,转移话题到即将开始的杂货铺上了。
    就在赵德楠对两个村的妇人进行培训时候,石运的奶奶在石运大伯母婶婶的搀扶下,颤巍巍的找上门来了。
    石运奶奶年纪刚过六十,平常也是能够生活自理的,但今天就成了被搀扶的状态了。
    “石奶奶,你找我?”
    赵德楠被人找上门的时候,一点不着急,反而笑脸迎人。
    “你这个烂货!你把我儿子的杂货铺还给我,那是我儿子的,是我们石家的。你要不还,我就死在你眼前!”
    这是典型的倚老卖老,还用她自己的死威胁上了。
    “这么说石运是在欺骗我?他竟然故意欺瞒我,说杂货铺是他的?
    这么说的话,那就报官抓了他,这种人就应该抓起来关上几年。
    走,石奶奶,你带着我一起去白马镇,我们一起将石运扭送到县令大人那边,抓起来他!
    到时候杂货铺就是奶奶你的,我要是因此做不了生意也不怪任何人,就怪我自己眼瞎,今后我就老老实实的在村里种田。”
    赵德楠一副都听你的,都相信你的态度,连被人骂烂货,赵德楠都一脸的不在意。
    烂货?
    谁是烂货?回头你们一家人都将被石家庄村民骂成烂货,你信不信?
    敢以一家之力撬动两个村的集体利益,是你作死呢还是你作死呢?
    “快去找村长来!”果不其然,不要赵德楠开口的,石家庄的村妇已经有人着急的要找村长来了。
    这一家子真不是好东西,逼的石运独子去当兵不算,还理直气壮的将石运母子两人的杂货铺直接当成他们家的?
    一开口还骂赵德楠烂货?你们全家才是烂货呢!
    “骚货,你就是找村长来了我也不怕,那是我儿子的铺子,我要回来关村长什么事?你就是找到县令大人也管不了我石家的家事!”
    石运奶奶战斗力还真不差,关键身体看着摇摇欲坠的。
    “那就找县令大人抓起来石运,判他坐牢,谁叫他讹诈赵德楠那么多银子的?
    等县令大人抓了石运,当兵的名额你们家肯定要另外出一个,到时候你们家得好好再选一个啊!”
    马大娘瞬间理解到了赵德楠的意思,不就是服兵役闹出来的事?
    石运真被关押审查几天下来耽误服兵役,那就肯定换人了啊!
    马大娘的话一出,赵德楠也笑起来。
    “不错,是这个道理,好在我的损失也不算大,铺子归属让县令大人好好审查,审查期间石运是没办法服兵役了。
    今天既然出了这事,县令大人还必须要请来一趟,不然我这铺子还真说不清了呢!”
    赵德楠一边说一边还真让身边的石家庄妇人,去通知村长,再去请县令大人过来。
    赵德楠说请县令大人过来,这话还真不是吓唬人的,太多人知道县令大人很庇护赵德楠。
    不然赵德楠怎么会从孟家祠搬家到石家庄来的?换成旁人你这么搬个家试试?
    “娘,我们走吧?”没想到石运的大伯娘最先撑不住了。
    她这一房的儿子,孙子,哪一个都是她的心头肉,尤其是大孙子还读书了。
    关键她也真怕石运被耽误几天时间,兵役逃掉了,铺子还是他的,那不是哭死她也没用么?
    “娘?”
    石运的婶婶一脸的尖酸刻薄样,但整个人长的还有些跟石运的奶奶相像,是石运奶奶的娘家侄女。
    她这一刻是犹豫的,她虽然不怕自己儿子被征兵了,但还是害怕县令大人的。
    来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只要赵德楠怕了自家,那就能让婆婆出面,拼过来二房的铺子。
    但现在看赵德楠这个烂货,根本没有怕的意思,反而一副希望闹大的意思。
    二房跟大房三房早就分家的,如果石运当兵死在了外头,二房的铺子理所当然的是公公婆婆的,也能摊到自家的。

猜你喜欢: 《都市之逆天狂徒》 《东游之吕祖纯阳》 《再混娱乐圈就打死你》 《除纣无人皇》 《网游:开局召唤一只鸡》 《神级黄金瞳》 《阁下何故乘风起》 《佞妃权倾天下》 《重生后,我成了团宠》 《道者之王》 《我与大佬夫君差一个暗号》 《身后有鬼手》 《神豪从相亲失败开始》 《擎寰纪》 《我在天庭收房租》 《为什么打篮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