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 本事

    要是真厉害的话,她不妨也学来这个本事。
    到时候她出去找爹了,万一丢了爹的画像,她自己随时就能画出来啊!
    赵德楠笑笑,这孩子不傻,虽然脾气大,但是聪明啊!
    赵德楠这画画的本事,简直不能提,完全是做任务人的时候,为了讨好会画画的孟东辰,下功夫学的。
    可惜完全没有用处,但,这辈子这门手艺,还是派上了用场。
    过了几天,赵德楠无奈的笑了,娇娇这个宝贝女儿啊,为了她爹,竟然好几天老老实实的跟着自己学习画画了。
    “大人,裴家故意的减少耕地,扩种桑麻,简直其心可诛!”
    单帅心情也很不好,他辅助的许大人,真的是一心一意为了大连县百姓的好父母官。
    可就这样好的父母官,创造了那么大的功绩,都被裴家抹平了。
    稻田养鱼,不仅仅让本地百姓这三年吃了不少的鱼肉,足以饱腹,也顺带的让本地人的身体都强壮了一些。
    但这样的功绩,却成了裴家扶持的傀儡临安知府的功绩。
    临安知府今年春季高升入京了,而大人还留在原地,身上什么功绩都没有。
    现在更严重了,裴家在小麦收割之后,就开始大肆扩种桑麻,还鼓励本地百姓一起栽种。
    裴家打出来高价收购本地桑麻的旗号,到底让很多的本地人都动心了。
    “世道将乱啊!”
    许志宏今年三十二岁了,可看起来比一般三十二岁的男子,还要老一些。
    操心过度造成的。
    “大人,我们真的一点不管无知的老百姓吗?这么多百姓将为数本就不多的良田改种桑麻,且不说今后粮食肯定要涨价,他们即便卖桑麻挣一些银子,也不一定能回本吧?
    更何况将自家粮食命脉交给裴家,交给粮商主宰,再要是遇上不测风云,这就要命了啊!”
    单帅忧心忡忡的,自打带着两个十来岁的儿子在大连县落脚,他对本地老百姓也是有感情的。
    实在是不忍心这些无知老百姓,被裴家忽悠,拿出来那么多良田改种桑麻。
    “明天一早我们去石家庄,孟家祠两个村子转转吧!”县令想了想,还是想到了赵德楠。
    也只有她在本地老百姓之中,有很大的名声,尤其是在白马镇,她的名声,不下于自己这个父母官。
    这是赵德楠这三年来,不断反哺百姓赢得的好名声。
    “爹,我也要去石家庄,我要跟娇娇玩!”
    正在此时,六岁的儿子许经纬,忽然间窜了出来。
    许经纬的身后跟的是奶娘黄氏,以及许经纬的姐姐,许彤彤。
    单帅跟县令两人交谈的地方,并非在前面办公的衙门,而是在衙门的后院,县令大人一家人住的地方。
    “也好,带你去可以,就是你不能欺负娇娇,她比你小三岁是妹妹,你要学会照顾妹妹知道么?”
    许大人看到活力满满的儿子,瞬间心情好了一些。
    不管时局如何艰难,能让孩子多一些开心,他这个爹也会尽量做到的。
    “大人,怕是不能啊,少爷昨夜稍微有些夜间咳嗽,今天白天看着好好的。”
    黄氏当即婉转拒绝,不愿意让大人带着少爷跟小姐去石家庄。
    这三年黄氏也跟赵德楠接触过好几次,但她每一次都是带着深深的抗拒跟戒备。
    因为她早已笃定,赵德楠必定跟她一样,瞄上了大人。
    谁不愿意做县令夫人?
    甚至为妾,这些下贱的农妇,只怕也心甘情愿的吧!
    “咳嗽?那有没有带去看看大夫?”县令对黄氏很信任,跟她开口说话,不自然的已经当成了一家人。
    “我才不要吃苦药呢,我没病没病,奶娘你乱说我!”许经纬当即就反抗起来。
    这小子是最怕吃苦药的,好几次生病,吃苦药的时候,就跟天天打仗似的,鸡飞狗跳。
    “胡闹,生病了就得看大夫,就得吃药,爹,我跟奶娘先带弟弟去看看大夫!”
    许彤彤八岁,对于自幼丧母的她来说,她成熟的很早。
    这个家的后宅,早两年就是她说了算了。
    “那就去吧,小心一些!”县令大人对这个小大人一样的女儿,很是放心。
    毕竟彤彤充当她母亲的角色,已经三年了。
    再加上身边还有黄氏陪伴,在县城内看县衙不远处的大夫,他还是很放心的,毕竟这是他的管辖。
    赵德楠今天好不容易哄的娇娇停止了在家学习画画,哄她的理由是,出去多看看各色各样的人,才能画出来不同的人。
    以赵德楠如今的能力,能给娇娇开阔眼界的,最大的地方,也只有县城了。
    “黄奶奶,你教我功夫啊!”
    每次只要到县城,赵德楠是必定要见两个人的。
    其一是沈三,其二就是黄八斤。
    赵德楠先带着娇娇去县城的菜市口转了一圈,留下来她家店铺的土特产蒜蓉酱松花蛋后,就去了福来小吃的黄婶子那边。
    果不其然,娇娇一看到黄婶子,就记得黄八斤打地痞流氓的本事了。
    要学,想要找爹爹,她要学很多本领!
    “来来来,黄奶奶教我们家娇娇打拳!”
    黄八斤对娇娇也是宠溺的很,但凡赵德楠带着娇娇到她这边来,她能丢下饭馆不管的。
    赵德楠知道黄婶子这种性子,每次来县城都早早的,到了黄八斤这边,正好错过早上的高峰。
    “带着娇娇出去玩玩,饭馆玩不开呢!”黄八斤的男人,这三年明显的对黄八斤用心一些了。
    黄八斤听了赵德楠的话,三年前开始给自家男人存私房钱,随便他花在什么地方,她就当做不知道。
    这么一下子,积极调动她男人积极性了,再不是从前那样,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了。
    也因为此,黄八斤的男人,对赵德楠母女两人格外的有好感。
    赵德楠笑笑,有了积极性的男人,果然有人情味了。
    “走走出去,爷爷叫我们出去玩!”黄八斤听着娇娇的催促,笑着赶紧抱着孩子出门,赵德楠也带着吉祥跟着。
    家里的马车暂时就放在黄八斤的饭馆边上,让村里赶车的四十几岁的老汉,石叔在这等一会。

猜你喜欢: 《反穿后我和死对头隐婚了》 《勾魂摆渡》 《公主有喜:摄政王别乱来》 《天价小逃妻:总裁,请止步》 《神豪农女:王爷,种个田》 《今生只为与他相遇》 《圣女请安分》 《我真不是神棍》 《许你情深到白头》 《绝才天下:腹黑战神妃》 《神尊宠妻无下限》 《黑心女配修仙逆袭》 《爱你是我难言的痛》 《花儿娇》 《娇妻在手:总裁离远点》 《炮灰真千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