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战舰之墓

    桑竞天道:“微臣有罪。”
    萧自容看都没看他一眼:“好端端的,罪在何处?”
    “臣不该让秦浪前往北野。”
    萧自容道:“换成其他人决计无法让北野陷入如今的困境,哀家不认为你做错了。”
    桑竞天道:“臣私心作祟,秦浪不过只有短短的七年阳寿,臣不想他耽误了陛下一生。”他想要对付秦浪绝非仅仅是这个原因,从根本上是因为秦浪早已识破了自己伪善的面孔。
    萧自容闭上双眸抬起面孔,能够感受到春风拂面,可内心中却感到一阵阵的寒冷,她已无心为何还会心痛?原来伤心到深处不止是心会受伤。
    萧自容良久方道:“痛苦一生还不如幸福一天,若是玉宫能够幸福七年,她已经比这世上的多数人都要幸福了。”停顿了一下又道:“哀家听说,你的二女儿暖墨只剩下三年不到的寿元,身为人父,难道你没有什么想法?”
    桑竞天低声道:“臣会竭尽所能挽救她的性命。”
    萧自容道:“过去我一度认为生不如死,死去之后至少可以一了百了,可是后来我才发现,死去之后仍然要被生前的痛苦所折磨,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桑竞天默然无语。
    “你不会知道,你纵然知道也不会在意。”
    桑竞天低声道:“我愿用余生恕罪。”
    萧自容摇了摇头:“真正相爱的两个人无所谓谁对谁错,爱一个人不会想到去恕罪,恨一个人也不会给他恕罪的机会!”说完这句话,她起身离去,只剩下桑竞天独自垂首站在远处,夕阳西下,桑竞天的半边面孔隐没在阴影之中。
    越是潜入海底光线越是黯淡,最后完全变成了漆黑如墨的颜色,朝雨歌摆动长尾,尾鳍上泛起青色光华,尾部的鱼鳞一片片点亮,照亮这黑暗的海底,宛如一盏引路的明灯。
    五彩斑斓的小鱼聚拢过来,环绕在她的身边,螺旋盘绕,如同附上了一条五彩的绸带。
    秦浪屏住呼吸,纯粹以魂力驱动,身躯绷直如同一支箭镞,下潜的速度丝毫不次于朝雨歌,黑风就在他身边,朝雨歌回首望着秦浪,看到他居然能够跟紧自己,不由得啧啧称奇,若是在陆地上,她的行进速度次于秦浪不足为奇,但是在水底,这本该是鲛族的天地,想不到秦浪仍然可以保持和自己并驾齐驱。
    朝雨歌道:“公子,咱们才行进了一半呢。”
    秦浪点了点头,他没有朝雨歌在水中传音的本领,心中暗忖,想不到表面平静无波的齐云港海底竟如此之深。当年大雍水师在此折戟沉沙绝非偶然。
    海底暗潮涌动,秦浪心中警示顿生,转身望去,却见一片黑压压的鲨群向这边游来,内心一惊,想不到刚刚下潜就遭遇这帮冷血的海底猎食者,黑风游到秦浪身边,秦浪凝聚魂力于左臂准备发出魂之利刃的时候,朝雨歌却迎着鲨群游了过去,鲨群向两侧分开,其中一头黑色巨鲨现出身形,平稳滑行到朝雨歌的身边,朝雨歌伸手抚摸了一下它的头顶,然后爬上鲨背。
    黑风以灵念向秦浪传递信号,让他爬上自己的背脊,朝雨歌看到秦浪跨在马背上,不由得笑道:“咱们比比看,谁先到海底……”说话间黑鲨带着她如同离弦之箭直奔海底射去。
    黑风不甘落后,带着秦浪向海底进发,龙马血脉绝非凡品,虽然起步比黑鲨要慢上半拍,但是中途就已经追上了黑鲨。
    朝雨歌赞道:“公子的这匹马真乃神品。”
    秦浪脑海中忽然印出一页功法,却是水底传音之术,当初陆星桥为他开印传功之时,将毕生所学一股脑都塞到了秦浪的脑子里,秦浪等同于一下拥有了一本百科全书,但是他对其中的内容并不熟悉,明明有水底传音之术,但是他一时间也找不到具体的所在。
    现在术法主动出现,秦浪马上熟悉了一下,掌握了深冥术法,可以说对其他法术触类旁通,不消片刻已经融会贯通,秦浪道:“你那条黑鲨也不错。”
    朝雨歌乍听到他开口说话也是吃了一惊:“原来公子懂得水法?”
    秦浪道:“不算熟练,懂的一些。”
    朝雨歌侧身坐在黑鲨背脊上,秦浪心中暗忖,她这样的姿势高速行进在水底,居然可以做到纹丝不动,鲛族跟我们果然不同。
    再往下行黑鲨的速度明显缓慢了起来,尽管有朝雨歌的身体照亮,可水底仍然显得模糊不清,前方的水域不再透明,而是升腾着黑色的烟雾。
    朝雨歌告诉秦浪已经到了战舰之墓的外围,往里死亡的气息过于浓厚,通常生灵是不会向里靠近的,果不其然,黑鲨就在这里止步不前,秦浪胯下的黑风也露出惶恐之色,秦浪拍了拍黑风的背脊,示意它不必随同自己进入其中,可以先浮上水面等着。
    朝雨歌从黑鲨背上滑落,游到秦浪身边,轻声道:“接下来的一程,还是由雨歌带你前行了,公子趴在我背上。
    秦浪犹豫了一下,朝雨歌虽然是鲛人,可毕竟是个女人,男女授受不亲。
    朝雨歌居然看穿了他心底的想法,笑道:“公子难道担心我会诱惑你吗?雨歌能够诱惑的人本身就心术不正,是公子对自己没有信心还是因为雨歌生得过于魅惑呢?”
    秦浪淡然一笑,游到朝雨歌身后,然后从身后抱住她,朝雨歌柔声道:“公子要抓紧了。”
    秦浪双臂扶住她的肩头,落手处肌肤细腻柔滑,丝毫不逊色于人类,朝雨歌尾部摆动,丰臀在秦浪身下起伏,缓缓游入那团海底黑雾之中,她提醒秦浪最好闭上眼睛屏住呼吸,这黑雾乃死者的血液在海底形成,数百年飘逸不散。
    朝雨歌下潜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周围的黑雾时浓时淡,时而聚拢,时而分散,看上去如同一只只怪兽在周围萦绕团聚。
    越往下行,压力越大,黑雾的浓度也就越大,到最后即便是朝雨歌身上鱼鳞的光芒也无法照亮前程,朝雨歌双臂前伸,双手合拢在一起,身体保持着头下尾上的姿势,尾鳍剧烈摆动着,破开黑雾向下前行,秦浪紧紧抱住朝雨歌的身躯,这种感觉有些古怪,又有些旖旎香艳,朝雨歌说得不错,能被她诱惑的人本身心术不正。
    秦浪抛开私心杂念,脑海中进入一片空明境界,想象着身下并非是朝雨歌,而是黑风,顷刻间心底欲念全消。
    来自身体周围的压力突然减轻,朝雨歌背负着秦浪终于完成了对黑雾层的突破,一种突然破空的感觉让两人身体一轻,朝雨歌下潜的速度倏然增加数倍,前方水域开始重新变得透明,朝雨歌道:“公子可以睁开双眼了。”
    秦浪睁开双目,却见他们距离海底已经不远,在他们的身下大片黑压压的建筑鳞次栉比地排列着,仔细望去,那并非建筑,而是一艘艘早已沉入水底的舰船。
    这些战舰已经沉寂百余年,随着它们沉没于此的还有数十万水师将士。
    朝雨歌道:“下方就是战舰之墓了,海底本来阴气就重,战舰之墓亡魂不计其数,他们见不得天日,又无法转生投胎,所以每到满月之时,这些冤魂就会倾巢出动。”
    秦浪道:“明天才是十五吧?”
    朝雨歌道:“不是明天,是今天,只要月出之前我们离开这里就不会遇到危险,现在那些亡魂应该处于休眠状态。”
    秦浪点了点头。
    边北流听完禀报不由得勃然大怒,搜遍了整个齐云港仍然没有发现儿子的下落,他怒视宋百奇道:“有没有查清楚?是不是有疏漏之处?”
    宋百奇道:“启禀王爷,根据目前的状况来看,小王爷很可能不在齐云港。”
    边北流怒道:“怎么可能?他一定在港口的某一艘船上,他在认罪书里面给我暗示,这样的暗示只有我们父子懂得。”
    宋百奇道:“有没有可能别人冒充……”
    “不可能,这个联络方法没有其他人会知道!”
    宋百奇道:“秦浪那群人不简单,他们既然能够找到小王爷,仅凭着一百多人就敢和北野对抗,证明他们不但有勇气而且有谋略。”
    边北流望着他道:“你的意思是说,谦寻的暗记被他们识破?还是他们故意利用谦寻放假消息给我们,让我们沿着一个错误的线索查下去?”
    宋百奇道:“王爷有没有想过向他们低头呢?”
    边北流摇了摇头,他从未想过要低头,之所以选择让步,只是权宜之计,他想赢得更多的时间,力争在这段时间内找到儿子,可现在看来想要达成这个目的的希望不大。
    宋百奇道:“我看这次大雍有两批人,明面上是使团这一百五十多人,暗地里还有一股不为我们所知的力量,目前小王爷就被这股力量控制。”
    边北流道:“查不查得出这股力量来自于何方?藏身在何处?”
    宋百奇道:“需要时间。”
    边北流道:“没事,我们可以将此事再拖延几日。”
    宋百奇道:“臣有句话不知当不当讲。”
    

猜你喜欢: 《重生世子爷》 《天降萌妃:禁欲王爷,好闷骚!》 《嘴强圣骑士》 《爱情公寓之平凡人生》 《权王娇宠,王妃是朵黑心莲》 《上门为婿》 《无敌神医王者王铁柱秦柔》 《校花的医武兵王》 《世子妃很难追》 《修仙归来》 《原来我是诸天道祖》 《惊天战将》 《跟撒贝宁翘课后的意外》 《八零年代不当乖乖女》 《大吉大利:总裁宠妻无度》 《独占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