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 修罗阵

    秦浪微笑道:“若非吕公的那封信,秦浪恐怕没那么容易回来。”
    吕步摇笑了一声,接着又咳嗽了起来,等到咳嗽平息下去,方才道:“你莫骗我,边北流不会因为老夫人的话而改变主意,老夫人也未必肯还我当年的人情,老夫心中明白,你这样说……无非是想让我……咳咳……好过一些。”
    秦浪见他咳得厉害,让郎中过来先给吕步摇把脉。
    郎中也认得这位须发皆白的老人是昔日大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相国吕步摇,不由得有些惶恐,吕步摇安慰他不用顾虑,只管为自己把脉。
    郎中把脉之后认为吕步摇只是受了风寒,目前的病情已经处于恢复期,不过想要恢复正常还需调养一些时日。
    秦浪问了一下吕安,得知吕步摇自从来到皇陵,每日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渡过,古稀之年在这偏僻的荒郊野外风餐露宿,每日还要书写祭文,焚化祭天,就算是精力旺盛的年轻人只怕都熬不住更何况是吕步摇。
    按照太后的指示,吕步摇还需在这里三年,分明是要借着这个机会狠狠折磨他一下。
    吕步摇让吕安去准备晚餐,野菜清粥,主食就是黑乎乎的窝头。
    秦浪道:“等明日我给吕公送些吃得过来。”
    吕步摇笑道:“我这一生锦衣玉食也享受过,现在反倒觉得粗茶淡饭更有味道,秦浪,你跟我说说外面的事情。”
    秦浪知道他时刻都在关心国事,将最近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吕步摇听完,皱起眉头:“如此说来,你为大雍立下大功一件,太后非但没有封赏你,反而让你过来守陵,此事有些蹊跷啊。”
    秦浪道:“我前往北野之前原本就被派来守陵的,只是北野的事情耽搁了,现在一切如前,倒也没什么稀奇。”
    吕步摇道:“当初让你来守陵是因为郡主的事情,都说郡主谋害了先皇,最近不是有许多传言,皇上的死和郡主无关。”
    秦浪道:“熙熙不可能杀死先皇,此事一定是被人诬陷了。”
    吕步摇道:“不是郡主所杀,那么就是皇宫内部有人做了这件事,从先皇遇害,到女帝登基,一切都在太后和桑竞天的安排下。”他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小皇帝的死跟这两人有关。
    秦浪道:“有些时候真想抛开这里的一切,远远离开雍都这个是非之地。”
    吕步摇淡然笑道:“就算离开你又能躲开烦恼吗?一辈子东躲XZ,若是一个人还好,可你忍心让家人和朋友也终日活在不安中吗?”
    秦浪默然无语。
    吕步摇道:“雍都不见得比外面更加险恶,否极泰来,人的运数不会一直变坏,当你觉得看不到希望即将放弃的时候,转机其实距离你不远了。”
    秦浪想起了白玉宫,已经登上帝位的白玉宫就是自己的转机吗?周围人无不希望他迎娶白玉宫,如果他和白玉宫成亲,那么他在大雍的地位就不言而喻,即便是桑竞天也不敢对他轻举妄动。
    秦浪来到这个世界之初,从未想过自己的决断可以影响到一国乃至这个世界的命运。
    吕步摇道:“你随我来。”
    秦浪跟随吕步摇走上通明殿的东北角,站在这里可以看到多半皇陵工地的景象,此时夜幕降临,工地之上仍然灯火通明。
    吕步摇道:“自从我来到这里,皇陵工地陆续有人死去,到昨日为止已经死了三百七十一人。”
    秦浪点了点头,皇室大兴土木,又有哪次不是以百姓的尸骨和血汗作为奠基,遥望着远方的灯火,秦浪忽然没来由感觉到一阵心寒,一种无形的压迫感笼罩了他的内心,他也搞不清为什么,就是感觉到有些不舒服,左臂内部的深冥向周身散发出森森寒意。
    每次深冥的预警都和亡灵有关,秦浪心中暗忖,难道是小皇帝怨灵仍然羁留在这里,对他的枉死耿耿于怀?
    脑海中闪现出一幕幕的阵列,陆星桥当初利用开印传功将毕生的艺业传授给了他,秦浪虽然被强行灌输了那么多的秘籍法术,但是领悟还需时日,每当遇到状况的时候,脑海中自然会对应浮现。
    秦浪忽然意识到皇陵的风水位置,建筑构成,形成得是一座巨大的召唤场,陆星桥传给他的秘技之中,就包括十八座魂息修罗阵的奥秘。
    秦浪越看越感觉到这皇陵的设计不对头,分布在皇陵周围共有九座石塔,位置都是精心挑选的。
    秦浪道:“吕公,那九座塔是何时修建的?”
    吕步摇道:“先皇下葬之后方才开始修建,这座皇陵过去乃是顺德帝的寝陵,可后来顺德帝听说这里的风水和他相克,于是皇陵修了一半,另外寻找了其他的地方,所以这里就闲置了下来,先皇遇害之后,他的陵寝尚未来得及修建,于是朝廷想到了这里。”
    秦浪道:“难道这里的风水和他就不相克?”
    吕步摇努力回想了一下,低声道:“选择这里是陆星桥提议的,奇怪,当年奉劝顺德帝放弃这里也是他。”
    秦浪道:“难道同样的地方对两个人产生了截然不同的作用?”
    吕步摇道:“据说太后在皇上遇害之后找陆星桥商量,是陆星桥提议将皇陵设在此处,也有人提出当年顺德帝嫌弃风水相克而中途放弃的事情,可陆星桥说风水因人而异,每个人的生辰八字不同,命格也不同,对顺德帝不祥的地方,对小皇帝龙世祥却是大吉,只需在这里做一些改动,整个风水局就会变得无懈可击。”
    秦浪心中暗忖,现在的陆星桥无疑是个冒牌货,他建议将小皇帝的陵寝选在此地,又在这里重设风水局,确切地说,这根本不是什么风水局,而是一座大型的召唤场,魂息修罗阵是专门为了召唤亡灵而设立的阵列,不知陆星桥目的何在?
    吕步摇道:“其实当年在顺德帝面前进言,劝顺德帝重新选址的人也是陆星桥。”
    秦浪道:“吕公,这附近当年是否有过杀戮?”
    吕步摇眯起双目望着远方的灯火若有所思,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方才道:“这里成为皇陵之前,过去有个名字叫回龙坡,传闻高祖皇帝西征之时经过这里,三次回望雍都,故而得名。百余年前,西海洲大将军颜悲回叛乱,大雍皇室不得不启用《阴阳无极图》,开鬼域之门,请鬼域大军,方才平复了那次的叛乱。”
    秦浪道:“我听说征用一名鬼兵就要付出十条性命为代价。”
    吕步摇长叹了一声道:“我虽然未曾亲临那个时代,不过我也听说当年的惨状,白江之战后,颜悲回为首的叛军全军覆没,整个西海洲血流成河,鲜血将白江的江水染红,叛军可谓是惨败,然而朝廷也非胜者。班师回朝之前,鬼域大军全都离奇消失,可是在中途,朝廷的大军开始流行瘟疫,五十万的大军行到中途已经病死一半,朝廷下令大军原地驻扎不得回程,因为缺医少药,剩下的士兵若是原地驻留,如同等死,加上他们认为朝廷不公,怨恨积压终于爆发,那二十余万将士竟然也反了。”
    秦浪从未听说过这件往事,暗自惊叹,不过想想也是正常,那些将士为朝廷浴血奋战,到最后竟然落到被抛弃的结局,怎能不让人心凉。
    吕步摇道:“朝廷赶紧派人安抚,派去郎中送去医药,可谁也没有想到给这些将士治病的草药中掺杂了毒药。”
    秦浪倒吸了一口冷气,最狠心果然还是皇室。
    吕步摇感叹道:“那二十余万将士中又有大半因服药中毒身亡,剩下的几万人凭着一腔义愤竟然一路杀到了这里,在这里中了大军的埋伏,将他们剿杀殆尽,这段历史真相已经被隐去,老夫编撰八部通鉴,偶然查到此事,经过我查阅方方面面的资料,此事的确属实,不过奇怪的是,那场瘟疫只是在这五十万大军中传播,并未向外散播出去。”
    秦浪道:“难道他们并未和外界接触?”
    吕步摇道:“怎么可能,他们反了之后从西到东奔袭三千里,几乎横跨了半个大雍,接触的人何止万千,不过其他人都没事,如同上天的诅咒只是落在这大军之中一样,瘟疫只是在他们的内部传播。”
    秦浪想了想道:“难道召唤鬼域大军的代价?”
    吕步摇点了点头道:“老夫也是这样想,那《阴阳无极图》就是一件邪物,自从皇室启用那幅图之后,大雍的国运也如同受到了诅咒一般,每况愈下。”
    “《阴阳无极图》还在皇室手中吗?”
    吕步摇道:“此事老夫不知,不过老夫宁愿这幅图早已毁去,省得日后再为祸人间。”
    秦浪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或许这幅图本身并无任何问题,只是选错了主人。”
    吕步摇望着秦浪道:“秦浪,难道你不想改变大雍的国运?”
    

猜你喜欢: 《与某位旅者的旅行记事》 《庶女求生手册》 《灵藏记》 《我在异界开创天庭》 《风水师秘闻》 《繁星入月》 《我只是比较理智》 《唐消》 《杜少,你命中缺我》 《四合院:开局地窖求生,别来惹我》 《穿越女配重生纪实》 《魔幻之空间》 《重生后我被帝君宠飘了》 《重启人生谈小天》 《御天狂徒》 《归来之前缘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