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章 鬼府瘟兵

    秦浪原本并非这个世界之人,来到这里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缺乏归属感,最初只是想着找回肉身好好活下去,后来遇到了白玉宫,遇到了雪舞,遇到了陈薇羽,直到他迎娶了龙熙熙,他开始适应了自己如今的存在,也在这个世界上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本来他以为大雍的国运和自己无关,可是发生在身边的一系列变故让他意识到,既然来到了这个世界就无法独善其身,想要改变命运就必须掌握国运。
    龙熙熙不得不选择跟他断绝关系,背负血海深仇亡命天涯,而他想要帮助龙熙熙脱困就必须掌控大雍权柄。
    吕步摇的意思应该和何山阔不谋而合,现在的大雍暗潮涌动,太后萧自容独揽朝政任人唯亲,丞相桑竞天野心勃勃,女帝龙玉宫虽然登上皇位,可是她缺少心机,无法应对眼前这错综复杂的局面,朝中纵然有忠臣义士,可空有满腔热诚抱负,却报国无门。
    身为四位顾命大臣之一的吕步摇逐渐被边缘化,现在更是被放逐到皇陵就是明证。
    秦浪道:“吕公真的以为一件亲事能够改变一国的命运吗?”
    吕步摇双目灼灼生光道:“一件亲事未必能够改变一国的命运,可对大雍来说这是一次契机,如果我们不去把握,或许机会失不再来,而国运就此一蹶不振,首先影响到得就是天下苍生,陛下也会因此背负误国的罪名。”
    他叹了一口气道:“你可能担心这桩亲事会让你背上负心之名,郡主深明大义,她当初选择跟你解除婚约,不仅仅是避免连累到你,也是为今日之事做好了准备。”
    在这个世界的人看来,男人三妻四妾是很正常的事情,况且是龙熙熙主动解除了婚约,秦浪就算迎娶女帝也算不上负心人。
    夜风送来阵阵肉香,却是古谐非几人将饭菜准备好了,秦浪邀请吕步摇就坐,王厚廷将一碗酒送到吕步摇面前。
    赵长卿道:“吕公身体抱恙不能饮酒的。”
    吕步摇笑道:“不妨事,你们能够过来,老夫高兴,饮上少许无妨。”
    秦浪举起酒杯道:“吕公请!”
    众人应和道:“吕公请!”
    吕步摇微笑道:“诸位请!”
    众人酒杯方才凑到唇边,皇陵工地方向突然传来一声巨响,这声巨响让天地为之震颤。众人身躯都随之抖动,秦浪慌忙扶住吕步摇。
    不等他们坐稳,更加猛烈的第二次震动传来。
    秦浪想到得第一件事就是地震,虽然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但是他还是习惯于用科学的思维去考虑问题。
    古谐非脸色一变:“不好!大家尽快离开!”
    接连两次震动让通明殿的部分石柱开裂,一时间狂风大作,他们面前的篝火在夜风中猎猎作响。
    古谐非抽出一张符纸,在上方迅速画出符箓,大喝道:“急急如律令,纸舟飞天。”
    符纸在众人面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展开来,古谐非和赵长卿两人护着吕步摇和吕安上了纸船。
    秦浪道:“古大哥,你们保护吕公,我和厚廷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黑风犹如暗夜中的一道闪电迅速来到秦浪身边,秦浪翻身上马,此时身后通明殿摇摇欲坠。
    王厚廷也赶紧爬到黑风背上,秦浪纵马向前方空旷处逃离,此时又一声巨响传来,整个大地抖动起来,一时间飞沙走石,整个皇陵范围内布满沙尘。
    通明殿再也禁不住这次强烈的震动,一根根成人合抱粗细的石柱宛如多米诺骨牌般倾倒,倒下之后又沿着斜坡向下方滚动。
    黑风也知道危险来临,驮着秦浪和王厚廷全速向空旷处前进,王厚廷抱住秦浪转身回望,只见宏伟的通明殿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一根根石柱如同滚木一般朝他们疯狂追逐而来。
    王厚廷抽出画笔,单手在空中挥笔狂舞,以画笔为中心,飞舞在空中的沙石迅速聚集,在笔锋处形成了一块石头,大喝道:“它山之石可以攻玉!”
    王厚廷手腕用力一抖,那块巨石落在马后。他是想用这块画出的巨石阻挡石柱滚落的势头。
    想法虽然很好,可是现实状况却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石柱撞击在巨石上,竟然弹跳而起,从空中划出一个抛物线落向他们的头顶。
    王厚廷吓得魂飞魄散,现在只能依靠黑风的速度。
    秦浪虽然没有回头,却已经将身后的情况了如指掌,左手一挥,一道蓝色光柱向身后射去,正是深冥七攻五防中的大笔如椽。
    石柱被魂力形成的蓝色光柱所阻,发出轰然一声巨响,撞击中石柱化为齑粉。
    王厚廷为这强大的威力所震慑,想当初自己和秦浪也在伯仲之间,可秦浪的进境如此之快,现在已经远远将自己甩在身后。
    纸船升空,狂风鼓荡,古谐非立于纸船的船头,大袖飘飘,一幅仙家气派。
    赵长卿大声朗诵正气歌,要用浩然正气破开这层层沙石,拨云见月。
    吕步摇俯瞰下方,通明殿已经成为一片废墟,皇陵工地方向为沙尘遮蔽,可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压抑感充斥着他的内心,吕步摇闭上双目,双耳急剧抖动着,他听到了阴风阵阵,听到了鬼哭狼嚎。
    空中的黑雾越聚越浓,形成一张巨大的鬼面,鬼面张开大嘴,迎向飞翔在空中穿沙掠石的纸船。
    古谐非怒吼一声:“金光披甲!”
    纸船猛然停滞在空中,纸船周身如同蒙上了一层金箔,金灿灿明晃晃,从地面向上望去,如同一轮金色弯月悬挂在愁云惨淡的夜空中。
    古谐非抽出卦签,数十只卦签如蜂群一般向巨型鬼面射去,射在鬼面之上,如同石沉大海,鬼面波涛起伏,巨口越张越大,黑洞洞咽喉内似乎发出沉闷的呼喊,这喊声宛如来自地狱,让人心肠纠结。
    古谐非紧闭双目,双拳紧握交叉在胸前,口中念念有词,突然之间他睁开双目,两道金光射向鬼面,于此同时,刚刚沉没在鬼面中的数十只卦签发出耀眼金光,卦签之间以金光相连,割裂了这巨大的鬼面,古谐非以双目金光引爆卦签。
    只听到乒乒乓乓的爆炸声不绝于耳,巨型鬼面在爆炸中四分五裂。
    古谐非大吼一声:“金光开道!”双臂外分,然后双掌并拢在一起,从他的指尖一道金光直射而出,宛如一柄长达十丈的金色长剑。
    古谐非全力一挥,将已经解体的鬼面从中又分成两半,金色长剑来回挥舞,金色纸船重新启动,破开那鬼面形成的屏障。
    赵长卿只觉得眼前一黑,然后前方又是一亮,却见皇陵工地的方向此时有七道霞光从地底向上冲天而起。赵长卿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景象,愕然望着那七道光柱,七道光柱来回变换,瑰丽异常美不胜收。
    赵长卿内心中产生了一个念头,恨不能现在就跳下去,扑向那美丽的光柱。
    身后大椎穴突然一紧,却是吕安用拇指摁住了他。
    吕步摇道:“灵光闪现,鬼门洞开,难道大雍注定有此一劫?”
    古谐非收起金光,从背后抽出桃木剑,纸船的速度再次放慢,前方弥漫的黑气中一道道白色光影闪烁,那是一具具的骷髅,和寻常骷髅不同,它们的肋下生有双翅,一双白色的骨翅。
    吕步摇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下方,赤橙黄绿青蓝紫,七道光柱在下方围成了一个圆圈,光柱交相辉映缓慢旋转,圆圈的直径大概有十丈左右,内部黑气弥漫,这些飞天的骷髅全都是从这黑洞中飞出。
    下方工地,刚才的地震已经让半数民工陷入地缝之中,幸存者正在四散逃窜,因为到处都是飞沙走石,他们根本辨别不清方向,不少人踩空掉入了地缝之中。
    皇陵昔日平整的地面如今沟壑纵横,坠入地缝的民工惨叫声不绝于耳。
    黑风敏捷行进在坚实的地面上,秦浪的内心被不安笼罩着,他左臂的肌肉不时抽搐着,意识到藏在左臂内部的深冥正在躁动。
    秦浪勒住马缰,飞身下马,向王厚廷道:“你骑着黑风先和吕公他们会合,我要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厚廷道:“你要保重……”黑风已经驮着他追逐纸船而去。
    一群惊慌失措的民工向秦浪所站的地方奔来,还未来到近前,就被后方涌来的骷髅武士斩杀。
    秦浪抽出雁翎刀,蓝色魂焰迅速蔓延到刀身之上,他并未急于出击,这些骷髅武士眼眶中燃烧着红色的魂焰,此前他并未遇到过这样的状况。
    颜如玉不知何时离开了春秋无极图,和秦浪并肩而立,轻声道:“鬼府瘟兵,它们的魂识已经错乱,化骨成兵对它们不起任何作用,面对它们唯有杀出一条血路。”
    秦浪道:“那就杀!”
    目光投向远处的七彩光柱,鬼府瘟兵的来源就是那七彩光柱包围中的黑洞,想要阻止鬼府瘟兵继续出现,首先就要毁掉那七道光柱。
    

猜你喜欢: 《都市:开局解锁一个霸总姐姐》 《反派扶正指南》 《嫁给前夫他爹》 《星空纪元》 《天降甜妻墨少爱不释手喻色墨靖尧》 《全才少年王》 《末世咸鱼要翻身》 《和情敌结婚的日子》 《玄幻:从至尊骨到祭道之上》 《[综英美]天上掉下个外星崽》 《身后有鬼手》 《风中情缘之家有小萌妖》 《食探之孟家小厨娘》 《战少,我是你命中的劫》 《每天都在求分手》 《食味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