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1942大饥荒

    吃痛愤怒的同时,小家伙迅速抽离小手,跟受惊的蚂蚱一样瞬间蹦跶开,躲得那体内都长了嘴,会咬人的可恶妖虫远一些,再远一些。
    小家伙的双眼迅速集聚起雾气,眼泪汪汪的,却又很是倔强,怎么都不肯让泪珠掉下来。
    可怜兮兮,委屈巴巴的,甩着自己那可怜的小爪子。
    心说刚才要不是自己躲的快,此刻自己的小手手就不仅仅是红肿一块了,想必定然要被这该死的虫妖咬下一大块肉啦!
    多余的反应,让挤在火车过道的几个乘客散发出同情。
    毕竟小家伙这么小小一只,还让火车链接的缝儿给夹了,曾经坐过几回火车,同样也倒霉催的被夹过的一少年,忙就出声了。
    “小家伙,你没事吧?你爹娘呢?怎么不好好跟着大人,自己乱跑?”。
    少年好心的嘴里关切着,心里暗暗嘀咕小丫头的父母不靠谱,可能是出于天然的对幼崽的喜爱与照顾,少年不由又仔细叮嘱起多余来。
    “小家伙,哥哥跟你说,以后走火车厢的过道,一定不要伸手乱摸知道不?不然呀,这火车可是大怪兽,会咬你的小肉肉的喲!”。
    少年明明是好意的善心提醒,却让把小手紧紧背在身后,正在甩啊甩试图缓解疼痛的多余如临大敌。
    “火车?大怪兽?”。
    我娘了个亲嘞!
    原来这巨大的,长的黑漆嘛唔的,还会呜呜呜乱叫、乱喷气、乱发火的妖虫叫火车?真是好大的一只大怪兽!
    多余紧紧盯着自己对面这个,穿着一身黑色的中山装,头戴同色学生帽的,还好心提醒自己年轻人。
    见到对方明明知道,此妖虫是个叫火车的大怪兽,他们都沦落到虫子的肚子里了,他居然还能笑得出来?
    多余不得不佩服,对方的心真够大。
    不过出于礼貌,多余还是乖巧的鞠躬道谢,“谢谢大哥哥,你也别笑了,你小心这个叫火车的大怪兽,小心它吃你的肉肉,不然你快逃吧。”,虽然自己还米有修炼,但是看在这个大哥哥心善的份上,她还是阔以帮他拖延一下时间,让他逃命去的。
    小家伙诚恳的建议,却换来了中山装少年的捧腹大笑。
    “你,哈哈哈哈……你,哈哈哈,你这孩子可真逗!”,真是太好玩了!
    自己同学家有个跟面前孩子一样大的小弟弟,小家伙天马行空的思想,每每都让同学跟他吐槽不已。
    所以,刚才面前的小家伙被车缝给夹了手的时候,自己才会逗趣的提醒她一下,只是没想到,这个小家伙也如此好玩,居然还一本正经的用自己的话反过来提醒自己?还一副要保护自己先逃命的架势,哈哈哈,忍不住了,想笑。
    黑衣中山装的青年学生乐不可支,笑的捧腹,看的小多余一脸不解。
    正歪头看稀奇,细研究呢,忽然,只听到前头的火车头再度传来呜呜呜的鸣笛声音,紧接着多余便发现,整个妖虫的身体,从前头自己刚刚逃来的方向开始,一点点的在变的黑暗。
    完全不知这是火车在钻山洞的多余,当即整个人都变的紧张起来,嘴里大喊一声,“不好!这火车不是妖,它是魔虫!大哥哥快跑!大家也快跑呀……”。
    想到曾经娘亲给自己普及的知识,知道伴随着魔物降临的,一般都是无边无形的黑暗,多余一颗敏感的小心脏瞬间飙升,朝着好心的中山装少年大喊一声后,在黑暗抵达前,多余拔腿就跑。
    只是吧,两条小短腿,哪里能跑得过蒸汽带动,还有N多轮子在跑的火车?即便这时候的火车,在后世人看来那都是龟速,却仍比某人的小短腿跑的快,更何况,小短腿的主人还没有怎么修炼过。
    惊慌的在人流中拔腿狂奔的多余,只能满心绝望的看着,身后的黑暗瞬间就淹没了瞪大双眼在愣神的好心大哥哥,淹没了刚才自己所在的地方,淹没了自己身边的一切……
    独独留下黑暗中,某个熟悉的声音在惊愕过后的惊叹。
    “我草!这小孩好玩嘿,这是去园子里戏听多了,演上瘾了吧?”。
    只是啊,乐不可支,满口吐槽的中山装少年并不知道的是,他嘴里这个演戏上瘾的小家伙,在绝望的看到,满眼的黑蔓延到自己跟前时,秉着一腔想要活下去救母的决心,毅然决然舍了小命的在赌。
    心知自己绝对跑不过这魔虫的魔气,跑动中都不忘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小多余,在最后力尽,眼看着要被黑暗吞没时,瞄到自己身侧有一个空洞洞,二话不说,小家伙在黑暗即将包裹住自己的瞬间,在车上诸人都没有在意的刹那时刻,一把飞扑了进去。
    飞扑进车座位底下的多余,感受着身边无边无际的黑暗,感受着小小胸腔里,心脏噗通噗通的急速跳动,想着刚才得了自己的提醒,一个个却不为所动的人,想到那个好心的大哥哥,小多余心里闪现的是浓浓的难过。
    大家都没跑,想来定然是被魔虫的魔气所迷惑了,就跟娘亲曾经跟自己说的故事里头的一样,所以他们都不知道危险。
    只可惜,自己还没有修炼,人单力孤,即便有心想像娘亲说的那样去拯救黎明苍生,却架不住小胳膊小腿的没能耐。
    一想到此,一想到如今下落不明的娘亲,多余先前因为吃痛而集聚的泪水,终于哗哗的掉落下来。
    呜呜呜,像她这样的弱鸡崽子,在如此强横的魔虫面前,根本不堪一击!
    只可惜这满肚子里的可怜人;
    只可惜自己定然也活不了了;
    只可惜她的娘亲,终是等不到自己这个不孝女儿去搭救了吧……
    呜呜呜……
    就在多余趴在座位底下,蜷缩着身子,眼泪汪汪的咬着自己的肉手手,一脸绝望的等待着被魔气灌体的死亡时。
    也不知过了多久,约莫也就分把钟吧,终于,阳光再度洒落人间,车厢内迎来了光明。
    兀自沉浸在悲伤中等待死亡的小多余,根本还没有发现车厢内的变化,她是听到身边响起一阵阵的咳嗽声,还有咒骂声,以及交谈声后,小家伙的意识才回的笼。

猜你喜欢: 《妈咪,他才是爹地》 《家有小甜妻:总裁大叔宠又撩》 《嫁给反贼后她躺赢了》 《猎户的娇妻》 《应命北斗》 《氪金恋人》 《独占深情》 《女总裁的神医兵王》 《第一蜜婚:霸道帝少宠翻天》 《重生为满级萌新[无限]》 《枭令天下莫铘》 《二婚娇妻很抢手》 《见到荒兽就想契约怎么办》 《伶歌倾城》 《从天秀自雷吃鸡走向无敌》 《我启蒙了文娱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