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缘起忧心母亲闯秘地

    说起来,自己对那所谓的秘地还挺好奇来着,总想知道,那里头到底有什么?
    只是余多不知道的是,满足自己一直以来小小好奇心的机会,会来的那么快,那么的迅猛。
    “哎呀,我抓到啦!”。
    欣喜的飞扑上去,终于把自己追了都快二里地的小兔叽扑倒,余多双手拽着兔叽腿,都没能来得及抓住兔耳朵提溜起来掂量掂量到手的小兔叽有多重呢,忽然她就发现,头顶有很多的流光,正飞速的从远处的天边,朝着自己这个方向飞遁而来。
    余多见状,暗叫一声不好!
    娘亲可是说过的,禁地是不能随便跑的,自己也绝对不能让娘亲以外的人发现看到。
    想到娘亲叮嘱的这些,余多二话不说,抱着兔子吧唧一声,当即就卧倒在深深的草丛里,临了还怕被人发现般,没忘了伸手把身边的草尽量的往自己跟前拢了拢,努力做好隐蔽工作。
    因为专注拢草,连好不容易抓来的小兔叽逃跑了,小余多也只能是望而兴叹,根本不敢起来再追。
    毕竟,天上的流光转瞬间就到了跟前,她只得悄悄咪的脑袋侧着贴地,一动不动的把自己当成大地里的土坷垃,同时还不忘了暗暗发动天赋能力,小嘴如嗯粑粑一般的努力使劲,沟通着身边的花草树木给自己遮掩气息。
    当然,就这般努力的在隐藏自己了,余多也没有闲着,人家还在望着天空数数呢。
    一个,两个,三个……好多好多个……
    “怎么会有这么多人?”,余多心里疑惑的呢喃,这还是她长到现在,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人呢!
    也不知道这些人都要干啥去?也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发现自己?飞的那么高,会不会发现娘亲用特殊天赋隐藏起来的,独属于她们的小木屋?
    余多心里暗暗焦急,一边默默祈祷,一边侧着小脑袋,一双大眼睛紧紧盯着天上来人的动静。
    直到天空中最后一道流光跟在大队伍的后头远遁而去,确信头顶的天空再也没有人后,余多才拱着小屁股,从深深的灌木草堆里爬起来。
    一屁股坐在草地上,余多噗噗两声,吐出嘴里不慎吸入的草屑,同时小胖手轻轻拍着自己的小胸脯,软萌萌的小脸上俱都是后怕。
    “呼……呼……吓死宝宝啦!本宝宝应该米有被天上飞的人看到对不对?”。
    余多一边自说自话的自我安慰着,一边还严肃的盘起腿,小肉手不由自主的搓着下巴。
    她想着,刚才天上也没人停留,更是没有人飞下来查看,那应该是没啥问题才是,想通以后余多握拳,俨定的严肃点头肯定。
    “对!多多这么聪明,肯定没被发现,呵呵呵……”,跟只小母鸡样咯咯咯的笑了一会会,余多松了口气般慷慨激昂的总结陈词。
    “幸好娘亲说的对,多多的天赋是最胖(棒)的!看来果然系(是)如此!嘻嘻……不过花花草草也是最胖的!帮着多多藏起来,别人根本看不到窝,哈哈哈哈!”。
    想着自己遗传自娘亲的天赋异能居然如此的棒棒,刚刚还帮着自己隐藏骗过了辣么多的人,余多圆乎乎,嫩嘟嘟,带着婴儿肥的脸蛋上,全都是傲娇的神情,再配上她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玲珑高挺的小鼻子,搭上她那粉嘟嘟的殷红小嘴巴,端是一副精致漂亮到了极致,且灵动的让人一见就欢喜的小家伙。
    多余觉得自己棒呆了,只是没等她自豪完毕,带着肉窝窝的小手都还在支棱着下巴没能来得及收回呢,忽然,小家伙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双眼蓦地望着那些遁光远去的方向,心里有些急。
    要是自己没看错,刚才辣么老多的飞人飞去的方向,可不就是娘亲每日里都要去,却不准自己去的秘地吗?
    天啦噜,娘亲还在那里呢!
    这个认知,让余多如同被烧了尾巴的猫一样着急恼火。
    因为挂念娘亲,急的团团转的余多,目光望了望三尺之外,刚才逃跑的小兔叽钻进去的兔子洞;
    又回忆着今晨娘亲离开自己前,那惨惨白白的脸色;
    最后又想到刚才那些急匆匆的遁光;
    小余多不安的看了看她家娘亲所在的方位,最后握爪,严肃着一张小脸做出了决定。
    虽然抓小兔叽给娘亲补身体很重要;
    虽然娘亲不止一次的千叮咛万嘱咐过自己,绝对不要靠近她眼下去的那什么秘地;
    可素她的小心脏不听自己的话呀,非要扑通扑通的乱蹦跶,自己好担心好担心娘亲啊怎么破?
    所以?应该?也许?可能?今天自己破戒一次,娘亲不会罚自己的对不对?
    她就是悄悄咪咪的跟过去瞧一眼而已,只要娘亲好好哒,她再偷偷摸的回来抓小兔叽给娘亲补身体。
    嗯,就这么决定了!反正自己很会藏的,刚刚那些天上的家伙们都米有发现她呢!
    做出决断后余多果断的迈开小短腿,朝着刚刚诸多流光远遁方向撒丫子奔……
    现在乖宝宝不要当凶残的捕食者抓小兔叽啦,她要当小尾巴,当护娘使者去!
    辟谷都做不到,更不用说神力具现化云飞遁了,五短身材的小余多,只能迈着两条小短腿,顺着流光消失的方向慌忙赶路。
    可怜狼狈的奔跑了一路,等她终于哼哧哼哧累的气喘吁吁的跑到了秘地边缘时,却被眼前奇异景象给惊呆了。
    难怪的娘亲总不让自己来,原来不让自己来这都是有道理的!
    曾经千百次跟着娘亲抵达秘地外围时,亲眼见到过的那些,一脚迈进去,就能瞬间淹没了娘亲身影的浓雾居然不见?在这些终年不散的浓雾背后,居然是一条自己从未见过的宽敞绿荫大道,而眼前这条绿荫大道,就显露在自己的眼前。
    当然,绿荫大道的范围跟规模是挺震撼人的,可是它却并不是引起小多余惊讶的罪魁祸首,引起她惊讶的罪魁祸首,是在她眼前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枯萎消散的绿荫,以及这些枯败消逝的绿荫中,最后释放出来的那一抹气息。

猜你喜欢: 《都市:夜王归来》 《海贼王之妖术师》 《幻想降临异界》 《[足球]完美前锋》 《吞噬万界》 《佛系Dota魔王》 《镇魂风云录》 《柳若水墨白沈心如》 《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 《异闻带的秀儿》 《末日进化乐园》 《豪门暖爱:总裁独宠萌甜妻》 《末世的领主》 《无敌仙婿》 《偏宠反派的主神回来了》 《万古最牛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