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整理行装再出发

    回想起这些始末由来,多余忍不住的就想到了自己的娘亲,想到了娘亲,多余忍不住心酸与思念的就想哭。
    于是突然情绪的多余,就在七彩池边上,哼唧哼唧的如小兽般团成一团,小声啜泣的睡着了,睡梦中,有草,有花,最重要的是有娘亲……
    “起来,起来……”。
    多余是被一声声冷漠的熟悉声音从美梦中喊醒的。
    面对梦中眨眼间消失不见的娘亲与爷爷,多余起床气性一起,小嘴咕哝着就要发火。
    “可恶!谁……”,哪知道怒到一半,多余明显感觉到了一道冰冷冷的,让自己头皮都发麻炸裂的恶意朝着自己杀来。
    小兽般敏锐的多余当即一个激灵,哪里还有不满,哪里还有随性?思绪瞬间回笼,大眼睛睁开迅速扫去,果然,是她那讨人厌的凶巴巴外祖父呀!
    难怪的刚才她听了那语气声音就觉得熟悉来着。
    再多的不满与火气都只得憋屈的咽下。
    没办法,她小胳膊小腿,目前还杠不过面前的坏外祖父。
    余奎一回来,看到多余两腮挂泪的睡在七彩池边,居然一点也不晓得努力,也不去钻研如何收集愿力,更是没有修炼,这不思进取的模样,像足了他那不成器的孽女。
    一想到孽女,余奎心里又生气无端的气性来。
    所以当他看到池边上,如腹中小婴儿一样团团抱住自己,蜷缩成一团的血脉至亲,余奎不仅不心疼,反而还很厌弃。
    大踏步过来,抬脚就不客气的踢踹着多余小小的身子,口气越发的冷漠恶劣,不留情面,“赶紧起来。”,这是连外孙女的名儿都懒得叫,或者是说,他是嫌弃的根本没有承认过,这是他余奎的血脉。
    余奎明晃晃的厌恶嫌弃,多余那么灵巧的一娃,哪里能感受不到?
    小家伙很清楚,面前的人不是自己的娘亲,也不是自己的爷爷,更甚至都不如那个坏大毛,所以在他的面前,自己得乖,得老实。
    一副乖巧巧看着可怜巴巴的小模样,并不能换来余奎稍稍的心软。
    余奎一甩广袖,只冷冷的哼了一声,厌恶的瞪了眼装乖的多余,伸手召唤出愿力瓶,一个挥手,便把空荡荡的愿力瓶一掌扫道了多余的跟前。
    “吾余族乃是天眷的神族,血脉非同一般,你去往小世界后,须得规规矩矩,老老实实收集愿力,莫要做那无知小儿状,白白浪费时间,须得在世界意志排斥你之前,尽可能的收集一切可收集的愿力,吾这么说,你听懂了没?”,要不是为了族中大计,要不是为了神遗之地,他岂会如此好声气的教导这么个,根本就不应该存在于世的孽种?
    余奎不愧是自视甚高的族长,到现在都放不下他神余族高高在上的自傲。
    看看这话说的,居然如此高高在上,还带着浓浓施舍的态度,就仿佛身负余族血脉是有多了不起,仿佛让多余这么个孩子去各个世界收集愿力,是他给的恩赐一般。
    接连的遭遇冷漠对待,接连的被打击,心态贼好的多余,其实已经摸到了对待这位外祖父的门道了,很有些左耳进,右耳出的模样,当然,面上却是乖觉的不行。
    他嘀嘀咕咕教训了自己半天,多余把不想听的全过耳就忘,而想听的,额,当然是对自己有利的,她倒是听进了心里。
    毕竟她是一个很会抓重点的娃嘛!
    凶巴巴外祖父别的话没甚意思,可其中一句,要在世界意识排斥自己之前,尽可能的多收集愿力这句话……
    她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自己突然在那个世界感觉到了吸力,而后突然消失回到自己的世界来,原来是被世界排斥了呀,唉!
    就是不知道自己消失后,草花姨会不会急坏了担心自己,别的她倒是不在意的,毕竟在那个世界,自己唯一惦记的爷爷都去了。
    “吾说的,你都听懂了没?”。
    多余正沉思腹诽,头顶响起了饱含怒火的不屑声音。
    多余赶紧回神,连连点头,“听懂啦!不过……”。
    “不过什么?”,若是为了收集愿力有所疑问,自己即便是再嫌弃,也是愿意解答一二的,余奎想着。
    多余却不知对方想法,她比较在意的是。
    “我就是想问问,一般呆多久才会被世界意识排斥呀?而且明明我都六岁了,为什么我还是没长大?”。
    这么愚蠢的问题,余奎本是不想说的,随后怕孽种闹脾气,不好好去收集愿力,余奎终是纡尊降贵的开口,简短的解释了一句。
    “世界排斥,是根据世界意识的强弱而定,世界意识强,你能呆的时间就短,反之世界意识弱,你呆的时间就长。”,就比如先前孽种去的那个世界,世界意识弱,所以她才能呆那么久的时间。
    “至于你为什么没长大?”,余奎冷笑,“吾都说了,吾余族血脉非同一般,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你三百六十五年才长一岁,在小世界里呆了一年多,何来的六岁?有这个功夫纠结如此微末小事,你不如多多思考,去了小世界后该如何用最短的时间收集最多的愿力,没用的东西!”。
    说完,余奎再也不看多余一眼,广袖一甩,转身就走。
    对于这么一个连最基本常识都不懂的蠢东西,他多看一眼都觉得眼疼,若不是……罢了,谁让星河只认这么个玩意呢?
    为了大计,他忍,眼不见为净。
    多余茫然的看着凶巴巴外祖父说完就走,还脚步匆匆的模样,多余对此到不以为意,反正这人不喜欢她,她也不喜欢他!走就走呗。
    她唯一在意的是,刚才凶巴巴说的那些话。
    多余低头上下打量着自己五短的身材,又看了看自己白嫩嫩带着肉窝窝的小手,小家伙叹气。
    难怪了,明明她都吃了爷爷一年的饭饭,明明都长大了一岁了,照道理她应该要长高,要变老,额……是长大一丢丢的呀。
    可是自己居然一点没变,除了回来之前那一脸的麻麻赖赖的坑疤,她还是那五短身材小样子。
    以前是不知道,现在她算是明白了,感情自己在那些陌生的世界,根本就长大不大呀!因为,那不是她的世界。
    这可怎么办才好,自己要频繁的去往小世界,在自己世界停留的时间根本不多,这样下去的话,难道自己要一辈子都当小矮子,咳咳,小孩子了吗?
    不行,看来即便是凶巴巴不催,她也得多多努力,快速的收集好愿力回来呀,为了娘亲,为了长大!
    在此之前,嗯,她得多做一些准备,可不能像上次那样没头没脑的,被凶巴巴一脚踹了去了。
    依着记忆,模仿着凶巴巴先前踏的天罡步伐,多余居然磕磕碰碰的摸索到了诀窍,神行万里,顺利离开了秘地,来到了禁地,回到了自己与娘亲的小木屋里。
    禁地里娘亲设置的隐蔽小木屋,这里虽然没了娘亲的气息,很可能凶巴巴外祖父也来过了,可能并不隐蔽了,但是没关系,小小的家中东西都还在。
    多余背起娘亲曾经用鳄兽皮给自己缝制的小挎包,把自己惯用的天陨小匕首,还有精晶燧火石,还有烤兔叽干,还有她爱喝的灵蜜啦,还有烤兔叽的特殊灵草调味料啦,还有娘亲给她做的骨哨啦等等一些,她平时很宝贝舍不得,觉得自己去往小世界后都能用得到的东西,挑拣了不少全一股脑的塞到包包里头,直到小包鼓鼓囊囊再也塞不下了,多余才悻悻的罢手。
    又换了身衣服,全副武装好回到秘地,最后来到七彩池边的时候,多余鼓足勇气才要下水准备去往星河,突然想起自己回来时,由疤癞子变成嫩嫩脸的模样,多余望着这一池子的水发呆。
    自己是不是可以带点儿这神奇的水一起去小世界呢?
    想到就做,多余从挎包里掏出个小玉瓶来,这是娘亲给自己装灵蜜的,多余兴冲冲的把灵蜜一口闷光,临了还舔了舔瓶口,最后才捏着空玉瓶浸入水中,咕嘟咕嘟的灌满了一瓶七彩池水,这才满意的塞上盖子,宝贝样的放到挎包里收好。
    一切准备就绪,出发前,多余还心满意足的拍了拍自己的挎包。
    万事俱备,出发!
    嘭咚一声,多余捏着鼻子跳进了七彩池中,而后又跟第一回那样,迅速的被吸入了天上倒挂的星河,眨眼间就撞进了一颗星星里……

猜你喜欢: 《都市:夜王归来》 《海贼王之妖术师》 《幻想降临异界》 《[足球]完美前锋》 《吞噬万界》 《佛系Dota魔王》 《镇魂风云录》 《柳若水墨白沈心如》 《娱乐:开局就和丫丫结婚》 《异闻带的秀儿》 《末日进化乐园》 《豪门暖爱:总裁独宠萌甜妻》 《末世的领主》 《无敌仙婿》 《偏宠反派的主神回来了》 《万古最牛赘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