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虽然他们师徒日子过的清苦,可若是俭省一些,他再多揽些活计,人勤快一些,一个小娃儿而已,如何就养不活?
    与其到时候把小娃儿送出去,自己日日夜夜担心她受到啥虐待,还不如一开始自己就苦一点的养着。
    心里有着这样的打算,山来可是卯足了劲的哄自家师傅。
    要说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山来的人是谁?
    自然是自小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养大的师傅呀!
    胖贾听到自家徒弟如此讨好自己,闭目养神的双眼再度睁开,眼里闪着的全都是了然的光。
    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说句不好听的,他那屁股翘一翘,他这个当师傅的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
    这样讨好自己?哼!
    胖贾瞄了瞄徒弟,再看了看一边乖巧坐着的多余,没好气的冷哼一声,不耐烦的挥手打发笨蛋徒弟。
    “滚滚滚,做什么哄我一个糟老头子,不要以为为师不知道你肚子里的花花肠子!要养你就养,可是不要怪为师不提醒你,将来没钱给你讨婆姨,你可别哭!”。
    山来闻言,瞬间黑线,难得的红了耳根不自在。
    “师傅!您说什么呢!”,人都还没喝酒呢,怎么就醉啦?瞎说什么大实话!
    胖贾双手交叉,凉凉的看着自家徒弟羞窘的模样,心里叹气,终是不忍心打击徒弟内心的那一颗赤诚。
    “别做小儿状,赶紧的,走了大半日了,老头子我都快要饿死了,快点去捡点柴火什么的,把那肥鸡跟牙盘都给做了,我要吃。”。
    “哎哎,成,师傅您等着。”。
    这个是正紧事情。
    那肥鸡跟牙盘都是过了水的半熟东西,不经放,他们办法事,守着赶脚的财安葬完毕就得了这些好食物,后来又因为小娃的事情耽搁了些功夫,从离开到现在耽搁的时间不短,如今天气热,不赶紧吃了,放坏了他可真是要肉疼死的。
    山来被自家师傅没有一点杀伤力的无影脚催促着,嘴里连声应着话,提溜起跟了他们赶脚多年的柴刀转身要走呢,在边上一直装乖宝宝的多余一骨碌爬起来,两三下窜了出去,直接跟上了山来的步伐。
    经过这些天来的相处,自己虽然还没法完全听懂对方说什么,可有些发音,有些意思,她连蒙带猜的,差不多也能猜到个五六分。
    见到这个发音叫三奶的大哥哥,看模样是要去砍柴,多余衡量了一下,急忙迈步跟上。
    她这样其实也是无奈之举呀!
    天可怜见的,本来按照自己的原定计划,她是准备跟着这一胖一瘦找到人烟后,自己就跟他们告别离开,好去收集自己迫切想要收集的谢谢力的。
    结果什么叫计划赶不上变化大?
    喏,她这样就是!
    跟着他们一路蜿蜒前行,那是跨山梁,走山坳,淌山涧,好不容易走了四五日,他们才终于看到了人烟,抵达了目的地。
    等到了地方后,看着那些人异样的打扮,听着他们比胖瘦二人还要奇怪的语调,再到自己亲自悄悄咪咪的转了好几圈后发现,这里除了这个叫崽紫(寨子)的地方外,方圆百十里地都木有人烟后,她绝望了。
    这个崽紫里顶破天去一百多号人,完全不符合自己广收集的宗旨啊,所以,为了谢谢大计,多余决定,无论如何,哪怕是靠卖萌,她也一定要跟着这瘦子大哥哥跟胖子老爷爷一道,离开这里,去到更广阔的天地去!
    这是在后来,跟在胖爷瘦子哥身后摇铃敲锣烧纸钱,历经了一场莫名其妙的祭祀(下葬的仪式)后,她莫名其妙的发现愿力瓶里,居然出现了微弱的一丝愿力后,她才下定的终极决心。
    兴许跟着胖爷爷跟瘦子哥继续走下去,她会有不一样的收获?
    眼下为了能跟定他们,多余觉得,自己得表现的好一点,再好一点,乖一点,再乖一点。
    毕竟谁也不能拒绝一个乖巧的宝宝不是么?
    “三奶,我来帮你!”,多余用自己的话大喊着跟了上去。
    赶脚人日子是真苦,这从他们有了好肉好菜,却没法好好吃就可观一二。
    为了能哄得师傅开心,眼下又没有财要赶脚,他们有的是时间,山来准备做点好的哄师傅,只可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们日子过的粗糙,有肉没锅呀。
    所幸湘西这片地界上,啥没有,竹子多的一米米。
    山来带着多余钻到竹林里头,选定了一颗竹身粗,且绿的发暗的老竹子砍下,哐哐哐的去掉多余的竹枝,三两刀下去,没一会功夫就得到了几个粗粗的竹筒子。
    临走之前,地上经年累月累积的枯竹叶搂一捧让多余捧上,竹林边上枯死的杉木树拖上一颗,这些就够他们做饭用的了。
    回去的路上,遇到清澈的山泉水,拿着竹筒接上两筒,他们这是熬汤跟明日喝的冷开水都有了。
    回到落脚地,山来给多余安排了片肉的活计,自己举着只有刀口雪亮的黝黑柴刀,三两下就把柴火给劈好。
    升起火堆后,捡一根干净的竹篾把鸡串上,架在火堆上烤着,而后伸手把多余片好的肉全一股脑的塞到一只,侧身竖立着架在火堆边上烤的装水竹筒里。
    一边塞肉,山来一边还感慨,“这个时候可惜山里还没有发菌子,也没见下雨,连黑耳朵都摘不到,可惜了,只能喝光肉汤啦……”。
    边上闭目养神的胖贾听到徒弟下意识的呢喃,他没好气的怼,“有的吃就不错了,要什么山珍海味,不然你去掘两把野菜好了。”。
    山来摸了摸鼻子,耸耸肩。
    难得有荤腥,还是不要苦巴巴的野菜来捣乱了,光肉就光肉吧,嘿嘿!
    再说了,他们这不是下午还急着赶路,没时间挖野菜么。
    山来跟螃蟹样的挪步到被他放到一边的褡裢旁边,伸手往里头掏了掏,摸出一个黄纸包,宝贝似的打开,再宝贝似的捏了几颗黄白黄白的东西,往塞满肉片的竹筒里丢,临了还捡了根竹篾进去搅了搅不说,掏出来的竹篾还放嘴里吧唧了吧唧后,多余这才知道,原来这黄纸包里头包的是盐巴。

猜你喜欢: 《妈咪,他才是爹地》 《家有小甜妻:总裁大叔宠又撩》 《嫁给反贼后她躺赢了》 《猎户的娇妻》 《应命北斗》 《氪金恋人》 《独占深情》 《女总裁的神医兵王》 《第一蜜婚:霸道帝少宠翻天》 《重生为满级萌新[无限]》 《枭令天下莫铘》 《二婚娇妻很抢手》 《见到荒兽就想契约怎么办》 《伶歌倾城》 《从天秀自雷吃鸡走向无敌》 《我启蒙了文娱盛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