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棺材板儿压不住

    可怜胖贾,还有他身后默默靠拢过来的山来,与他紧紧牵着的多余,师傅三人听了老头儿的来意后,他们自己都懵逼了。
    特别是胖贾,心里是既失望又无语。
    想他堂堂一赶脚匠,别看身上也穿着黄道袍,只可惜,他干的是赶脚的活计,学的是赶脚的道术,虽然也会看穴点位,风水相术,可是这祭祀祈雨停?
    额,那什么,祈求停雨啥的,不在他工作的范围内呀!
    奶奶的,白高兴一场,这银子即便自己想挣,那也……
    多余看着自家胖师傅的脸一会红,一会白,一会扭曲的咬牙切齿,小家伙悄悄摸伸手扯了扯身边她三奶哥的衣袖,“三奶哥,师傅他?”。
    山来急忙一手捂住多余的小嘴巴,一手背着人跟多余比了个嘘的手势。
    小娃刚来,不知道自家师傅的品性脾气,自己却是知道,且了解深刻的。
    看师傅那模样他就晓得,师傅这是郁闷外加肉痛了呗。
    特别是当他们齐齐听到,跟前的老头儿吐口,许诺一场法事给二十八两银钱,若是真的祈雨停成功,再给二十八两的超高昂的银钱答谢费时,山来偷偷瞄向自家师傅。
    果然,他家师傅的脸色越发黑红了。
    黑是堵的,红是激动的。
    二十八加二十八呀!这是多少银子?
    可怜他们辛辛苦苦走了一个多月的脚,连送五具财,包括一路开销成本在内,也不过是区区二十五两纹银而已,这还是他们师徒走了好运,多少年里难得碰到的一大笔馅饼,额,错了,是走脚大生意!
    可如今呢?无非就是开个坛,祭个祀,做个法,跳个舞,咳咳咳……那什么的,就可以得到二十八两加二十八两的雪花银。
    即便是到时候雨没法祈求停,法事搞砸了,他们也能有二十八两银子的先付款入账呀!
    到时候,自家山娃子的婆姨,多娃子的花衣裳,还有他心爱的小酒酒,这不全都有啦?
    一时间,被巨大财富迷花了眼的胖贾,心里翻江倒海的想着,思考着,犹豫着……
    他甚至还在不断的自我安慰着。
    天下道人不分家,谁说赶脚匠就不能祈求风调雨顺来着?
    哼!不就是开坛做法么,他虽只是个赶脚匠,但是没吃过猪肉,难道还没见过猪走路?
    这一票,能干!
    到时候设坛做法,铃铛一摇,铜锣一敲,桃木剑一挥,镇尸符一烧,咳咳咳,是祈求停雨符一烧,糯米一撒,香烛一燃,呵呵哒,二十八两就到手啦!好心动啊怎么破?
    才犹豫着,跟前老镇长的话音又起。
    “道人师傅,您就接了我们的请托,看在百姓们这般苦的份上,看在大家可怜免他们流离失所的份上,开开恩,请为我们桃源镇的百姓开坛做法吧!”。
    老镇长看到胖贾脸上神色不停的变换,想到自己儿子重金去请那些个道人时,人家嘴里说的那什么,他们给出的诚心,不够他们开坛做法折损的功力道行,反正就是不肯来的种种拿乔。
    面对好不容易遇上的道士,老镇长哪里还顾得上尊严与傲骨。
    说着说着,求着求着,当即那是老泪纵横的几乎带着哭腔,一把就要给胖贾跪下。
    胖贾与山来见状,心下一惊,师徒二人齐齐发声。
    “老人家不可!”。
    “哎呀,使不得,使不得!”。
    若不是胖贾与山来出手的及时,人老镇长是真要领着自家儿子一道,跪在这湿乎乎的泥泞村道上了呀。
    扶着老镇长一双长着老年斑的手,胖贾叹气,“唉!按说,我等修道之人,是不能因些许银钱而折腰的。”,胖贾一改曾经多余见到的作态,挺直腰杆,一本正经的背着另一只手开腔装起了范。
    讲真,要不是他那胡子太短了,多余都要怀疑,自家师傅肯定还得捏巴着胡子,好好演一把高人。
    身为还没有完全听懂方言的多余,老老实实装乖宝,就只听准师傅话音一转,继续忽悠人家道。
    “不过嘛,既然镇长大人您亲自来求,还如此有诚心,罢了,为了黎明百姓,为了我桃源镇老老少少赖以生存的家园,贫道就破例一次,这祈雨停的活,贫道接了!”。
    这话装逼忽悠的哟,咳咳咳,说的是慷慨激昂的很,让在场纷纷忧心雨水,忧心秋粮,眼下终于也醒过神来的村民们,还有老镇长他们感激的哟。
    人们还沉浸在他们终于遇到了个心地善良的好道人来着,胖贾却又话锋一转,“只不过嘛……”。
    老镇长跟出门来送别的里长心里当即一紧,老镇长更是一脸忐忑的询问,“道人师傅,只不过什么?”。
    可惜手里没有拂尘,不然他一定要一撩拂尘好好装逼的。
    胖贾心叹,嘴上却特严肃。
    “只不过这开坛做法是大事,贫道得花些功力,掐算一个吉日吉时不算,且祈天呢,这祭品也不能马虎,寻常的鸡鱼肉祭可是浅薄了点,最起码……”,不说别的,猪牛羊三牲出不起,头却是要分别有一个的吧?
    要知道,到时候这些可都是能收入自己的囊中的。
    不管将来能否停雨,该要的,嗯,他贾存周不介意黑心一点的都要上,要是万一运气好,自己开坛后这雨真停了的话……
    哈哈哈,先不想那个,眼下的最重要!
    胖贾话头一出,人老成精的老镇长立马会意。
    脸上带着讨好的笑,两手交叠弯腰给胖贾长长一揖,人老头满口的保证。
    “道人师傅您放心,小老儿知道规矩的,这三牲的祭品,还有香烛纸钱什么的,您只要给我们一个日子,老朽便是举全镇之力,哪怕是砸锅卖铁,尔等也都会置办齐全,绝不敢欺天。”。
    自己许诺的二十八加二十八两银子的答谢,外加上开坛所需的祭品、香烛等等全算在一起,即便是加上昂贵的三牲,比起那本土拿乔的道人来,那也是九牛一毛。
    果然还是笨蛋里长有点成算,也是老天心疼他这个诚实人,这不,送到家门口来的道人居然还是个心软的,都没跟他漫天要价,真真走运呀!

猜你喜欢: 《穿越到斗罗的我成了大反派》 《失忆后我成了游戏NPC》 《开局婉拒九十九个魔女》 《网球传说之她的天下》 《学霸雨凡》 《山村透视小神医》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古代幸福生活》 《商女略毒》 《农门娇女:芳华香满园》 《替天行盗》 《我在古代混日子》 《飞天魔影俏佳人》 《魔声催笛》 《被迫跟顶流恋爱后我爆红了》 《种田使人发家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