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神州真修的作战方式以及昆仑之丘

天穹之上,雷霆奔走。
    而在数十里外,却一片晴空。
    这种极端的反常,呈现出一种极端危险恐怖的感觉,伴随着低沉的雷声,老道的道袍下摆微微拂动,眼眸平淡,却又仿佛倒影雷霆,大天狗一咬牙,背后羽翅一扇,瞬间掠过海面,与此同时,手中的名太刀激射而出。
    与此同时,全力搅动风暴。
    天狗有两脉,一脉可以御凶,如同驳兽,能够掌控狂风。
    一脉则在大地奔走,望之如火光,炎炎冲天。
    一瞬间,狂暴的风搅动方圆数十里的范围,而后被压缩到了二十里范围内,青色风暴凝聚化作了漆黑,向上吸收雷霆乌云,向下抽取水汽,这是樱岛三大妖怪之一应该有的实力。
    张若素眼皮微耷拉着。
    手机抬起,咔嚓一声,拍了张照片。
    右手噼里啪啦飞快地打字。
    同时左手抬起,拂袖一扫。
    天罡神通·回风返火。
    一切狂风逆转。
    二十里的风暴被压缩至十里。
    五指微张,袖袍之中似乎有几道银色流光飞出。
    大天狗只觉得背后发寒,悚然一惊。
    旋即发现海面被直接切割。
    方圆十里的海面像是被割裂出了海域,海水不再往过流淌。
    四个方向出现了瀑布一样的奇景,伴随巨响,海水轰然砸落下来,而他所处的那一部分海面竟然直接下沉,低于海平面,这是翻江倒海神通的细微运用,比起单纯搅动风雨更为强大。
    而后,无量海水直接砸落,将大天狗直接封锁在一个海水组成的立方体里面,张若素五指微握,整个水流剧烈旋转,形成一个两头尖锐的圆锥体,大天狗心底骇然,只觉得眼前这道人深不可测,几乎是生平仅见。
    但是他仍旧还能抗衡。
    正打算破封而出的时候,突然觉得海水变得坚硬无比。
    天罡神通·划江成陆。
    天罡神通·指地成钢。
    大天狗被封锁在了纯粹金行气机所构筑的锥体里。
    老道左手袖袍一甩,狂风流转,将这巨大圆锥直接送入天穹雷云,顺势五指微张,考虑了下,只是食指微动,向下一指。
    轰然巨响。
    一道雷光砸落在金属锥体当中。
    椎体内部,旋转形态的海水因为大天狗的挣扎和他完美地接触。
    大天狗突然记起来。
    似乎在人间见到某种避雷针,引雷器之类的东西,面色骤变。
    不……
    浩瀚雷霆不绝。
    在被狂风送到雷霆之后,整片海域雷云的雷霆都疯狂地落入那个由金属和海水构筑的引雷之物里,雷光轰声暴响,许久不停,而张若素转过身,和那边触目惊心的雷暴拍了张自拍。
    ‘很久没有出来看海了,东海雷暴还是那么壮阔’
    ‘让人想起少年时候的样子’
    噼里啪啦打完字,发了个朋友圈。
    等到数分钟后,雷光稍歇,法术消散,海面恢复原本的画面。
    大天狗已经濒死,化作了原本的形体,半死不活,取出一物,双手捧起,一边咳血一边求饶道:“请,请放过我……”
    “这是我们一族的宝物,我愿意献给你。”
    老道人看到那是一枚古朴玉书。
    上面写着一行古代的文字,天师府有传承,所以他能认得出来。
    “又西三百里,曰阴山。浊浴之水出焉,而南流于番泽。其中多文贝,有兽焉,曰天狗,其状如狸而白首,其音如榴榴,可以御凶。”
    山海经?
    张若素随手收起那玉书。
    而在他接过这玉书的一瞬间,似乎隐隐约约,感觉到了来自龙虎山封印之内的某座遥远山脉,似乎感觉到那一座山脉和自己产生了一种联系,而后又迅速地消失不见。
    张若素若有所思,然后注视着直接被打回原形的天狗,自语道:
    “其状如狸而白首。”
    明明长得是个猫样,还要叫天狗,当初写山海经的人肯定有问题。
    老道士心中腹诽。
    天狗心中忐忑不安,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下来。
    老道人看向他,上上下下扫了扫,杀是不好杀,山海遗种,各种意义上来说,得多配点小母猫,但是放也不能放,他沉思了下,突然道:
    “说起来。”
    “老道现在还缺一只猫……”
    天狗:“…………”
    “吾乃当代大天……”
    白发道簪的老迈道人眼皮耷拉着。
    一道青紫色的雷霆劈落在旁边。
    大片海水直接蒸发。
    “喵喵喵!”
    ……………………
    龙虎山,在阿玄心中开始有点着急的时候,张若素回到了山门。
    在踏上龙虎山的时候,确切得感觉到了怀中那一枚古代玉书和龙虎山做镇压的那一道裂口产生了某种玄奇的共鸣,眼底波动了下,但是没有多说,仍旧慈和,提着那一只黑皮白头的猫。
    阿玄松了口气,看到那猫儿,怔住,道:
    “师兄你怎么又带了猫回来?”
    张若素笑呵呵道:“路上遇到了,抓回来的。”
    他亲自将一个圆形法环给这投奔樱岛数千年的山海凶兽套上。
    阿玄翻过来要看那大天狗的腹部,被后者震怒地拍开,脸上多了三道爪印,小道士也不恼怒,只是笑着道:“师兄师兄,这只猫儿打疫苗了吗?对了,我听说,现在山下的猫大多都要去医院‘去势’一下。”
    “这只猫也做了那个手术了吗?”
    去势?
    做太监,阉了?!
    大天狗震怒。
    却没法反抗,是张若素开口道:“这一只就不用了。”
    阿玄也就是随口一问,他接过被封印了的天狗,笑问道:
    “那这只猫儿叫什么?”
    张若素沉思,道:“后山上有两只,一只叫做阳,一只唤做阴。”
    “老周那边的那只叫做两仪,药铺那边的叫做八极,所以这一只的话……”
    阿玄安静听着。
    老道人认真道:
    “叫龙虎山一号。”
    阿玄茫然。
    正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小女孩拉了拉老道人的衣摆,张若素转过头来,那个七八岁的小姑娘好奇道:“老爷爷,他们叫你天师,你是神仙吗?”
    老道人微俯下身,忍不住笑道:
    “世上哪里有什么神仙?”
    小女孩有些失望。
    老道士伸出手在袖口里掏了掏,弯下腰,笑道:
    “神仙是没有。”
    “不过,小居士,吃糖吗?”
    老人伸出手,干净暖和的手掌掌心托着几块糖果。
    “吃!”
    旁边有些多少知道点龙虎山正一道威名的孩子们畏惧这老头儿那好大的名气,一开始还不敢去搭话,可后来发现这老道士不但慈眉善目的,而且一点架子都没有,比起楼下端着茶的老大爷都好说话,一个个地围上来。
    这个问问能不能飞,那边问一问当道士要怎么样。
    老道士也没有架子,问什么就回答什么。
    甚至于有些孩子问道道经里面的文字,他也认认真真地给他们讲述,老人索性就坐在龙虎山后的青石上,给这些来自山下的孩子讲述往日那些修道的日常,字句里,将那些真修都看重的东西,轻易地道出。
    阿玄安静看着这一幕,知道后山的莲池里,开放最大的那一朵缓缓地晃动着,曾经狂傲的剑客是怎么变化成这样温和的老人的?他也不知道啊。
    但是现在看着,这两者却又有些和谐。
    年少的时候,横剑冷对君王客这是狂傲,而等到年老之后啊,不稀罕人间的繁华,只愿意在青山上老去。掩埋曾经桀骜的过往,像是个普普通通的老人一样,给一些明明还不懂得这些东西的孩子讲述那些千金难买的法理。
    却也是一种更大的傲气啊。
    ……………………
    数日之后。
    樱岛·天之御中主神神殿。
    徐巿宁心静气。
    徐徐以樱岛的茶道来让内心平静下来,一切内心的烦恼其实都是因为什么都没有做。
    如果开始去着手解决,反倒会冷静下来。
    天狗本身是山海经记录的凶兽,虽然受限于种族的上限,但是几千年下来,也算是道行高深。
    又擅长御风和隐遁,能无声无息地进入神州,最为适合去始皇帝陵墓外将神性带回来。
    到时候他容纳神性,就能够恢复到全盛的自我,就能够驱逐相柳,甚至于将相柳收归己用,到时候执掌一国之力,自可以进退无忧,那梦境所昭示的危险也能够从容退避。
    一名山神慌乱奔了进来。
    徐巿动作被打乱,面色不愉。
    “慌慌张张,成何体统?”
    “天之御中冕下,事情有变。”
    那山神见状慌乱取出了一物,给徐巿递上,后者轻描淡写地瞥了一眼,旋即脸上神色缓缓凝固,打开的是龙虎山天师府的网址,有最新的文宣介绍,上面最大的一张照片,是一位老道人和孩子们的合影。
    这一次,老人的怀里抱着一只猫。
    黑身白首。
    徐巿手中的唐朝茶盏失手跌碎。
    ………………
    山海界。
    卫渊终于抵达了目的地。
    崇吾之山。
    他看到了,当年他和禹王,女娇曾经休息的地方。
    PS:今日第二更………字数稍少,三千字,挑战失败……吐血
    完达山一号——配种东北虎。

猜你喜欢: 《桃运神医》 《又一次有经验的穿越》 《原来我是大反派[快穿]》 《天降五宝:总裁宠妻超甜蜜》 《谪仙杂货铺日常》 《黑历史太多被债务人找上门怎么办?》 《爆宠娇妃:高冷王爷请独宠》 《重生三国之绝世帝尊》 《文娱超人》 《就这么豪横》 《丑女逆天:王爷的医品毒妃》 《超能传说:天使守护者》 《腹黑总裁强势撩妻》 《爆宠医妃:丑女逆袭猎天下》 《惟楚有材》 《三国从当赘婿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