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卧槽,这是什么鬼?(第五更)

杜归站在堤坝上。
    他眯着眼睛,盯着停在河中间的纸船,准确的说,是盯着纸船上的人。
    卧槽,这是什么鬼?
    纸船还能在河上飘的吗?
    那船上怎么还有人,而且手里还拎着个鱼竿,鱼竿上面绑着个大头鬼。
    什么路数?
    巧了。
    谢智才也是这么想的。
    卧槽,这是什么鬼?
    大头鬼都扭着头,不敢看对方。
    那意味着,对方是一个极度恐怖的鬼。
    但鬼还能抽烟吗?
    什么路数?
    是人是鬼?
    谢智才并不知道,他坐在纸船鬼上,因此才没被杜归发现他的身份。
    如果他此时身边跟着纸皮鬼。
    那杜归就不是在抽烟了。
    而是直接动手。
    但是,谢智才感觉到杜归目光中的危险,他心中冷然一片,立马低声说道:“都出来,岸上不对劲。”
    一出声。
    事情就变得有趣了起来。
    杜归愣了下,对方能说话?
    原来是人啊……
    可为什么,对方给自己的感觉,是一个可怕的鬼物呢?
    那个大头鬼看起来也不像啊!
    该不会,对方和那个韩老一样,眼睛里也按着俩怪异吧……
    想到这。
    杜归赶忙在岸上喊道:“兄弟,误会啊!”
    隐灵会的其他人,已经都到了纸船的船头。
    所有人听到杜归的声音,也全都愣住了。
    “你是人?”
    谢智才眯了眯眼睛,不信邪的晃荡了一下鱼竿,大头鬼只有对着岸上那人的时候,才显得无比惊恐,一旦移开,那恐惧的感觉便减弱了许多。
    这意味着,要么对方身上存在着某个恐怖的鬼物。
    要么,大头鬼害怕的,就不是这个男人,而是岸上的某些存在。
    那会是什么?
    想到这。
    谢智才便冲其他人低声说道:“此人不对劲。”
    这次,一共来了五名副会长。
    赵成是副会长之一,他阴恻恻的说道:“那怎么办?宰了他?”
    谢智才摇摇头:“我们这次来安州,只求速来速回,最多三天,我们就得离开,犯不着杀人,况且,这人很不对劲,先和他接触一下,看看情况再说。”
    其他人闭口不言。
    谢智才微微一笑,大声的冲岸上的杜归喊道:“兄弟别误会,我们也是人,咱们都是一路人。”
    杜归在岸上疑惑的问道:“我和你们可不是一路人,你们那一路的?”
    谢智才皱着眉,大声说道:“我们是从许安过来的抓鬼组织,你又是那一路的?”
    从许安过来的?
    一听许安两个字。
    杜归立马就感觉亲切了起来。
    许安和安州紧挨着,表哥虽然估摸着已经坐上去纽约的飞机了,但好歹也在许安混了一段时间。
    对方又是抓鬼组织。
    那太好不过了。
    杜归笑呵呵的说道:“实不相瞒,我也是安州的抓鬼组织,许安那边情况怎么样啊?”
    听到这话。
    谢智才的目光阴沉了下来。
    对方在说谎。
    安州的异变才多久,大半个月而已。
    除了民调局以外,根本没有任何所谓的抓鬼组织。
    此人,绝对有问题。
    当即,谢智才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他故意戳破杜归:“兄弟,据我所知,安州可没什么抓鬼组织啊,我们的来路都告诉你了,你怎么能没有诚意呢?”
    杜归尴尬的说道:“不好意思,其实我没有组织,不过我的好兄弟在民调局当队长,要是严格算的话,我和民调局稍微有点关系。”
    这……
    立马,纸船上的其他人目光就变得微妙了起来。
    民调局?
    那不是隐灵会的死对头吗?
    这人竟然和民调局有关系,又撞见了自己等人的存在,那必然不能留了。
    谢志才暗暗操控着纸船往岸边靠。
    同时,冲杜归笑道:“原来是民调局的兄弟啊,真是意外,我们虽然是民间的抓鬼组织,但对民调局非常敬佩!”
    纸船在快速往岸上靠。
    杜归并不在意,对方既然是民间的抓鬼组织,那船上肯定抓的有鬼。
    因此,才会让自己感觉到恶心。
    杜归也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他冲那个像是领头的人问:“敬佩是应该的,民调局可都是不怕死的爷们,而且现在还缺人手,要不要我介绍介绍,让你们也加入民调局。”
    谢智才心中杀意更盛。
    加入民调局,那不就是送死吗?
    谢智才含笑道:“不了兄弟,加入民调局受限制太大了,我们习惯了自由的生活,而且国内像我们这种独立的抓鬼组织还不少呢。”
    杜归很意外:“真的假的?我怎么没听说过?”
    谢智才回答道:“当然是真的,像安州是头一次爆发灵异事件,其他城市,以前就爆发过,所以就诞生了不少抓鬼组织。”
    杜归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啊,对了,许安那边情况怎么样?我表哥在许安给我留了一套房呢,听说那边也在闹鬼?”
    谢智才眼神闪躲,犹豫了一下,开口道:“许安啊,那边的情况还好,民调局正在往那边派人,应该能镇压下去。”
    杜归眉头微皱,唐老对许安的态度,可没那么乐观。
    能镇压下去?
    真的假的?
    不过,要是真能镇压下去,那也是好事。
    杜归再次问道:“当代城市家园那边情况也还好吗?”
    表哥给自己留的房子,就是当代城市家园的,三室两厅,价值一百多万。
    谢智才有些怀疑杜归是不是发现了他们的身份。
    否则的话,怎么跟审问犯人一样?
    但是,当代城市家园什么情况,他怎么知道?
    他又不是从许安过来的。
    索性便含糊的说:“那边情况还凑合吧。”
    杜归感慨的说:“那就好啊,我的房子就在当代城市家园,要是情况不好,我的房子就不值钱了,听说那边的鬼物,都是什么物品啊,房子啊,车啊,变成的鬼,我房子可别出事。”
    谢智才忍着心中的不耐,缓缓说道:“兄弟在那边居然还有房,真是厉害啊,当代城市家园可是我们许安的好地段。”
    一听这话。
    杜归心中泛起了异样……
    什么意思?
    当代城市家园是好地段?
    好地段三室两厅才值一百多万?
    许安虽然没有安州大,但经济比安州发达多了,好地段的房子,都得好几百万,而且要求交满五年社保。
    表哥虽然有钱,但不满足这个条件,不然也不会买当代城市家园的房子了。
    这几个人,是在说谎啊……
    忽地……
    一阵冷风吹来。
    纸船靠岸。
    谢智才面带微笑,赵成副会长,双手背负,手中已经叠好了一个纸人,和杜归的模样,隐隐有些相似。
    赵成心中冷笑,嘴上却问道:“兄弟,你和我哥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杜归退后一步,单手插兜握住了剔骨刀,缓缓说道:“我叫张全有。”

猜你喜欢: 《重生都市修仙》 《时空调律者》 《把你宠胖》 《重生谈场甜甜的恋爱》 《仙路争锋》 《腹黑王爷的妖娆军师》 《机甲:开局获得唯一生物光脑》 《一顾钟情:总裁,玩个心跳》 《我靠祝福装神医》 《宁尘》 《报告大佬:你的小青梅又火了》 《神级狂少在都市》 《总裁爹地请离婚》 《古国归墟之西域异闻》 《异界皇帝之三界召唤系统》 《进化之从蚂蚁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