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时日无多了


    
  路一时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他开口打断了这悲伤的氛围,
  “小九大人,可是刚刚?”
  路一时欲言又止,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落夕却懂了,她将头,埋进臂弯里,似乎这样,她才会觉得安全,她带着鼻音的声音,闷闷的从臂弯里传出来,
  “嗯。”
  就是刚刚,她体内两气相斗时,伤了她的魂魄根本,她能感觉到,她,时日无多了。
  鬼王听到落夕的应声后,握着茶杯的手,怎么都递不到嘴边,茶杯在他手里出现了裂纹,茶杯里的茶水,从渐渐变大的裂缝中渗了出来,顺着他苍白的手,滴滴答答的滴落到了他的衣服上,红色的广袖仙袍,突然就像是落了凡尘,沾染了尘世的尘。
  小阎王也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后退了几步,颓废的跌坐在床榻旁的椅子上,
  “路大人,你可有,什么法子?”
  鬼王手中的茶杯,终于不堪重负,碎了,鬼王一握拳,碎了的茶杯,便在他手里,被攥成了粉末,随后,清风来迎,粉末从鬼王的指缝间出走,它们小心翼翼的拉着风,飘飘散散的,躲进了这天地之间。
  “我现在就去寻清灵草。”鬼王用暗哑的嗓音说完这句话,便起了身,作势要走。
  落夕焦急的从臂弯里抬起头,手忙脚乱的要从床上爬下来,嘴里还惊慌的喊着,
  “师傅!”
  因为太过慌张,落夕手里的灵静石没能拿稳,掉落在了地上,落夕眼中红光一闪,神情立马从天真纯白变成了冷漠不屑,
  “我不要你多管闲事。”
  落夕已经光着脚丫子站在了地上,她的头高高的仰着,眼神冷漠的看着顿在门口的鬼王,然后露出来一个傲娇的表情,    
   

猜你喜欢: 《傲娇总裁的极品狂兵》 《罗曼理论帝之歪着上巅峰》 《绝世魔后》 《半缘修仙半缘君宁雪陌神九黎》 《长夜国》 《路》 《仙尊奶爸薛安》 《天子策》 《纵横霹雳意轩邈》 《惹上高冷老大》 《舰娘退役之后》 《重生掉马后,夫人每天都在装柔弱》 《二嫁权臣》 《离婚后夫人每天都在教总裁做人》 《继承者宠妻太危险》 《和大佬契约结婚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