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这是怎么回事


    
  顾常念这几日,渐渐的梦到了一些他做神尊时的一些过往,虽然还是凡躯,但他的心境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落夕从他起身时便担忧的看着他,直至他安稳的坐在椅子上后才偷偷的松了一口气,“好了,知道你厉害。”
  顾常念轻笑了一声。
  这声轻笑,仿若一个轻柔的羽毛轻挠了一下落夕的耳尖,挠的落夕耳根痒痒的。
  落夕有些不自在的偷偷摸了摸耳朵,然后将视线看往别处,“既然没事了,那我就走了。”
  顾常念突然抓住了落夕放在桌子上的手,然后将她的手亲昵的包在了手心里,“姐姐,再多留一会。”
  落夕被顾常念的这个有些亲密的动作惊了一跳。
  虽然顾常念一直都是一个情感外漏且浓烈直白的性格,但他们相处的这三年,顾常念却一直都是一个极为守礼的少年,如此突兀的动作,倒是第一次有。
  落夕抽出手,淡漠无波的眼神中透着清凉的诧异,“常念,我总觉得你最近很不对劲。”
  “因为我不仅仅是顾常念,我还是润泽啊。”顾常念看着空了的手,神色莫辨的轻语道。
  落夕身体一僵,清冷的气质中弥漫着无措,“常念?”
  顾常念伸出手,轻摸了一下落夕因为吃惊而煞白的脸,“怎么了?我的夫人。”
  落夕没有避开,她深深的看着顾常念,想要看透这个少年,却发现,此时的他,就像一个迷,“你恢复记忆了?”
  严格来说,并没有,他只是断断续续的记起了一些画面罢了,而这些画面里,并没有他和落夕的过往。
  但是,顾常念朝落夕点了点头,“嗯。”
  “润泽?”落夕又喊了一声。
  “嗯,怎么了?”顾常念柔声问道。
  落夕一时之间有些心绪复杂,“常念,我过几日再来看你。”
  说完,落夕直接就消失在了原地。
  顾常念凝视着落夕消失的位置,身上温柔的气质渐渐消失,“不信吗?”
  姐姐变聪明了,可真不好。
  这边,罗寒士三人离开顾府后,便随意的找了家茶馆,要了一间包厢。
  张霞:“奇怪,打听了那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人记得那个人的相貌。”
  他们三人这几日跑街串巷的,能打听的都打听了,但依然一无所获。
  孙传:“你们说,会不会是她使用了什么手段,所以普通人才会记不住她的相貌?”
  张霞一拍桌子,“对呀,我们怎么把这么重要的点给忘了,那人既然能悄无声息的杀了罗玲,让掌门都没办法知道是谁,自然不可能是一个简单的人物,这样的人,身上一定有很多法宝。”
  罗寒士:“还有一个疑点,就是有一个人说,当天罗玲的剑被人打飞扎进了墙上,但第二天,那个墙上却什么都没有,你们说,她是怎么办到的?”
  孙传:“连夜修的?”
  张霞:“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孙传:“那她可真是太谨慎了。”
  罗寒士:“这么谨慎,证明她认得罗玲的身份,而且知道杀了罗玲后会惹到的麻烦。”    
   

猜你喜欢: 《殿下好风流!》 《邪凰重生:我的神级夫君》 《盖世剑尊》 《拘魂令》 《逆天武医林木李秋华》 《穿越艾泽拉斯的道士》 《汉宫春》 《当家娘子不难为(美食)》 《全娱乐圈都以为我天煞孤星》 《从阿兹卡班到霍格沃茨》 《睁眼后我成了豪门太太》 《大醉之后》 《爱似毒药恨似糖》 《农家悍妻:泼妇娘子买一送一》 《权少凶猛:娇妻别想逃》 《我死过5000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