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奶凶奶凶的!

    季小默的心里,一直深深地想念着季瑶。
    相比起对季瑶的感情,陆北亭那点父子之情简直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从季瑶离开以后,他就没有一个夜晚不在怀念着季瑶的怀抱,那是属于他的妈咪的怀抱。
    有多少个夜里,他褪去了白天里的孤僻,褪去了白天里的锋芒毕露,褪去所有的爪牙,就这样蜷缩着小身子,一个人躲在被窝里面,偷偷哭泣,偷偷想念着季瑶。
    季小默甚至已经记不清楚,他等待了季瑶多久了。
    两年前的季小默,还是那个人小鬼大,古灵精怪的伶俐小孩儿,可自从季瑶下落不明以后,一切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季小默再也不爱笑了,他喜怒无常,他阴晴不定,甚至教养极好的他,也常常会迁怒佣人,叫骂着让她们滚。
    这还是……陆北亭在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看见他的情绪爆发。
    他的面部线条死死地紧绷着,眼里的情绪复杂无比,深沉得像一潭死水。
    空气都像是在这一瞬间被凝结了似的,季小默红着眼睛,瞪着陆北亭,倔强又不屈服。
    像极了季瑶。
    而陆北亭,他只觉得心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忽然攥住了似的,生生地发疼。
    不管季小默再怎么怨恨他,再怎么抵触他,他也仍然是季小默的父亲,是他的爹地,陆北亭也从来没有想过,要放弃自己的这个孩子。
    季小默,是他与季瑶的结晶,是他们的孩子。
    只是这个冰冷倨傲的男人,也不知该如何去表达自己的情绪才好,他只能任由着季小默闹小脾气,导致父子二人的关系越来越僵。
    现在季小默哭着对他嘶吼,不得不承认,陆北亭,他心疼了。
    男人高大的身形缓缓从椅子上站起,再一步一步向季小默挪近。
    季小默小脸上划过不抹不安,下意识地觉得陆北亭要来教训他了。
    但是不甘心又驱使着他不能后退,所以他也只是一咬牙,便稳住身形,定定地站在那里,那充满敌对和怨恨的目光就这样望着陆北亭走过来。
    自己已经是个小男子汉了,要打就让他打!
    然而,一直到陆北亭走到他的身前,站住了脚步时,季小默也没有想到,这个平日里像个九五至尊一样的男人,明明那么高高在上,却硬着身子蹲下来抱住了他。
    陆北亭沉闷嘶哑的声音紧接着溢出,那一字一句,都敲打在拍季小默的心脏上。
    他说:“小默,对不起,是爹地对不起你……”
    字字句句,都充满克制,充满歉疚,也充满着——对季小默的心疼。
    季小默的瞳孔骤然一缩,他还呆愣着,有些反应不过来,那仍然稚嫩的面孔上,不知所措遍布,迅速蔓延开来。
    泪痕依旧挂在季小默的脸上,他只觉得浑身僵硬而不能动,甚至能感受得到那个拥住他的男人也正是他的父亲,那强劲有力的心跳。
    书房里并没有开着亮灯,只有一盏暖色的落地灯立在桌前,光线不充足下,季小默在昏暗中,潸然落泪……
    陆北亭艰涩地滚动了一下喉结,他接着道:“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帮你把你妈咪找到的,好么?”
    说到这里,陆北亭停顿了一下,忽然扯起了一抹自嘲的笑容,在他扯唇的时候,嘴角忽然顺着滑落下了一颗清颖的泪,“我知道你怨我,我也在怨我自己,是我把你妈咪弄丢了。”
    “她现在也在怨我,所以一直不肯回来,一直不肯露面,爹地答应你,一定会把她找回来的,好吗?”
    陆北亭的保证,一下就触及到了小奶包的内心。
    季小默哽咽着吸了吸鼻子,他似乎是不想让陆北亭发现自己哭了,所以明明是一副哭腔,还非要强撑着装作很正常的模样,莫名就有些委屈巴巴了:“那时如堇那个坏女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要和她在一起!”
    这个问题,也正是导致季小默为什么在家里脾气会那么暴躁的最根本所在。
    他只要一看到时如堇的那张脸,情绪就上头。
    一看到时如堇,季小默就会自然而然地联想到,就是这个坏女人,把季瑶给逼走的,现在还来了他的家,要霸占季瑶的位置。
    这个问题似乎也把陆北亭给问住了,一时间,他竟不知道该怎么和季小默去解释。
    可是季小默一看他说不出话的模样,便又气呼呼地骂道:“你是不是骗我的?其实你就是和那个坏女人在一起了是不是!要不然你为什么不讲话!是找不到理由来骗我吗?”
    眼看着季小默又有激动的样子,陆北亭心头一沉,他按住了躁动了季小默,冷声道:“小默,这件事情我不能轻易告诉你,你还小,不应该知道那么多,你只要记住,爹地只爱你,只爱你妈咪,嗯?”
    季小默抽泣着,低低地哼了一声:“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说假话?”
    陆北亭沉默半秒,他沉了沉眸子,拥紧了季小默,“听我说,现在就只有时如堇知道你妈咪的消息,如果你想要找到你妈咪,就得配合爹地,知道吗?”
    “时如堇……”听到陆北亭的话,季小默有些狐疑地拉长了声音:“那个坏女人怎么知道我妈咪的消息?”
    他刚说完,脑袋里就立马灵光一闪,瞬间明白了这其中是怎么一回事,炸毛道:“是不是那个坏女人对我妈咪做了什么!我要撕了她!”
    小孩子的脾气就是容易激动,再加上事情涉及季瑶,季小默的情绪几乎是不受控制。
    此刻的季小默,就像一只红了眼的的小奶猫,奶凶奶凶的!
    陆北亭沉着冷静地拉着季小默,如狼般的眼神直直地盯着他,仿佛能够一眼看入季小默的心中。
    正因为这个眼神所蕴含着的强大气场,让季小默不自觉地就把嘴巴给闭上了,也不再那么激动,转而焦急而不知所措地看着陆北亭,“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季小默是聪明的,冷静过后的他也听懂了陆北亭的话中话。
    半明半暗的光线下,陆北亭那深寂不透光的眸内终于涌出一缕一缕的情绪,嗓音沙哑:“你什么都不用做,照常就好,不要露出马脚,时如堇不好对付。”
    季小默深思了几秒以后,才捏紧了拳头,吐出一字:“好。”

猜你喜欢: 《龙魂战神》 《花间圣手》 《顾先生,求休战!》 《毒妃有喜,我的将军好残暴》 《我的体内有手机》 《辣妻很甜:影帝大人,来战》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