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宿命

    她回不去了,他们也不可能再回去了。别人的感情是越走越势利,年少时心无旁贷,爱的冲动,也纯粹,后来往里面加进了钱,加进了名和利。方锐和别人是相反的,年少时顾虑重重,如今想纯粹也纯粹不了了,她背负太多和闵洋无关的故事,她已经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方锐了,她已经不是那个只属于闵洋的方锐了。
    他们断了联系,寒假里没有见面,后来也没再见过面,不对,方锐是见过闵洋的。
    一次是在之前工作的地方,买酒的先生是闵洋,只瞥见他的侧脸,光一瞥,她就认出是闵洋,吓得落荒而逃,再想偷偷瞄他几眼,他已不在那了。
    一次是在健身房的游泳池边,她和朋友去的,说是朋友,其实是熟人给她介绍的对象,个体户,离异,经常在公共场合抽烟,同时对别人投来的厌恶目光视而不见。每当他抽烟时,方锐会下意识地离他远一些,但要说讨厌,她并不讨厌他,她有什么资格去讨厌一个不完美的人的缺点呢。
    仰头即望见了闵洋,方锐不明白上天安排他们又一次相遇,到底是怜悯她,还是在折磨她。他正和别人聊天,一群意气风发的年轻人,衣着时尚,笑容清澈如水。她目不转睛地望着,不自觉地随着他的嘴角上扬而上扬,仰到脖只子发酸浑然不觉,如痴如醉地幸福着他的幸福。
    他没看到我,方锐这么觉得,他应该把我忘记了,依然过得很好的样子。所以他的幸福和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只会让他不幸福,她边想边在水里拼命地来回游。闵洋是看不到我的,我不是那堆篝火,我只是在篝火中燃烧着的一片树叶,小小的一片,假如焚烧了我的身体,可以让篝火更旺,让闵洋更开心,那就燃烧吧,尽情燃烧吧。假如我的离开让他更加幸福,那就那我离他越来越远吧。
    夜深了,脚步再急再快,冷飕飕的凉意仍从下向上窜。霓虹灯忽上忽下,扑闪成一条模糊的光带。啊!方锐突然立住了脚步,婉如的婚礼闵洋也会去吧,激动了一会,开始羞愧,羞愧后变得冷静。
    这种感觉似曾相识。高三的校园里,她在教学楼的广场上捡考卷,闵洋走过来,不,他是跑过来,帮她一张张地捡卷子。她认得他,年级里的优等生,少女的情窦霎时初开,激动,自卑,然后归于平静。
    一个男人的蜕变过程,大概即是从易拉环到钻戒的进化过程吧。
    长长地吐口气,到兼职的地方是两公里的路程,给一家二十四营业的药膳餐厅整理食材。按照厨师长的要求,先依次称好每种食材的所需份量,再将要合并的食材放到一起,做上标记,食材的种类不定,少的时候三十多种,多的时候七八十种,需要组合的食材也不固定,店里半个月就推一个新菜品,食材的分类跟着变化。
    这就意味着这份工作体力和脑力交加,并非简单的机械操作,愿意干的人不多。好在工作时长自行把握,分完了就可以走人,报酬一次一结,倒也清爽。包括方锐在内,店里总共只招到两名工人,另外一名工人隔三差五的换,方锐算是“元老”了。厨师长很欣赏她,破例教会了她几种高汤的熬制方法,大概在做菜方面,她天资聪颖,熬出的汤汁让厨师们赞不绝口。
    厨师长有意收她为徒,问她想不想学做菜,方锐也不清楚自己想不想学,如果掌握了做菜的手艺,说不定可以找到一份稳定的工作,譬如做去厨师。可这份欲望并不是特别强烈,曾经的冲动和激情已不复存在了,梦想已经不重要了,路走到了今天,什么都不重要了。
    她把人生交给了风。
    闵洋还没回来,尹山一如既往地终日不见人影,婉如心里整日空落落的。生活并没有发生太大改变,可以前却没有这种持续的消沉的感觉,她也不明白怎么了,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失去了,永远地失去了。
    身体里承载了太多事情,害怕越来越逼近的婚期,害怕闵洋没有带回来她想要的戒指,害怕欧阳疏竹一个冲动和那女学生结了婚,害怕许多许多的远去和许许多多的不确定。
    一天,尹山醉醺醺地回到家,含糊不清地告诉婉如,公司里最近出了点怪事,每天都有人来检查,这个部门那个部门的,络绎不绝,虽然公司经得起查,但他总预感要出事。他问婉如认不认识风水大师,请过来算算。
    婉如哭笑不得,可尹山的胡话叫她愈加害怕。他几乎不跟她讨论生意上的事,他多目中无人啊,今天啰里啰嗦地讲了这么多,说明他心里的恐惧和不安已经让他无法承受了。于是她冥冥之中的念头愈加强烈,有什么东西真的要失去了。
    新品发布会提前召开,婉如转告给了洛思羽。她从尹山口中得知洛思羽和郑老板有瓜葛后,一直好奇洛思羽在搞什么鬼,发布会那天郑老板肯定要来捧场,正好可以借这个机会弄弄清楚。
    洛思羽格外开心,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护理皮肤,护理头发,咬咬牙买了一件贵价礼服和一副耳环做前期投资。今非昔比了,花自己的钱跟花别人的钱大不一样,花自己的钱才发现,相较奢侈的消费,自己那点工资凤毛麟角。不过洛思羽有自信将这位隐形富豪拿下,再说,拿不下也不用担心,不还有沈婉如嘛,沈婉如应该比她更着急。假如拿下了呢,顺利嫁入豪门,孩子生在良好的环境里,心愿得到满足,那这段时间的焦虑和担心就永远地成为无人知晓的秘密了。
    洛思羽望眼欲穿,迫不及待地要去将人生压在新的赌注上。曹丛河打听到一些消息,又来找她,希望洛思羽能跟婉如说说,让星宸公司的模特在新品发布会上露个场,沾点人气。洛思羽光听说最近有一些知名的模特离开了星宸公司,但万想不到曹丛河已落魄到这个地步了,她才不愿意为了已失去了利用价值的人去求人,何况要求的是沈婉如。

猜你喜欢: 《凶案速递》 《魔帝重生以后》 《我变成咒印了》 《美色如刃:盲少高调宠》 《纨绔太子》 《后宫谋:狠妃要逆天》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