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二章 苏醒!

    还记得十来年前大街小巷随处可见的爆玉米花的人么?
    带着自己的小炉,
    温着炭火,
    摇动着把手,
    小灶里面不断地发出“吧啦吧啦”的脆响,同时弥漫出淡淡的香味。
    此时的周泽就是这样,
    在小luol将日本武士盔甲给周泽穿上去之后,盔甲和周泽的身体就不停地会发出这种“脆响”,像是鸡蛋被敲碎倒入油锅里一样。
    白莺莺站在边上,不时关切地看着,她现在容颜逐渐地老去都没有丝毫的在意,只是全身心地关注着自家的老板。
    许清朗在旁边点了一根烟,一个人“吧唧吧唧”地抽着。
    就像是普通的人家,如果有人生了重病,但凡重感情的人家都会砸锅卖铁送医院去治疗,无论这个家是否会破败掉,至少得一家人整整齐齐。
    许清朗现在就是这个感觉,不管大家受了多重的伤,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只要最后每个人都没事的话,还是划算的。
    “丫头,把你这珠子收回去吧,贫道没事了。”
    老道已经睡了俩小时醒来了,睁开眼看见那珠子居然还在自己胸口上起起伏伏着,又看了看身边头发都变白了的白莺莺,颇觉得心疼。
    多好的女娃子,虽然是僵尸,但也长得俊俏得很,为了自己这个七十岁的糟老头子变成这样,真糟蹋了。
    不得不说,老道虽然平时做人有点浑,偷鸡摸狗的事儿也没少做,但很少有人知道,他一直在捐资助学,光是大凉山那边,就捐助了百来个学生。
    当初周泽曾问过他明明开直播也赚了不少钱,为什么现在还孑然一身,连一套房子都没有。
    就算直播是近些年新兴的产业,但周泽觉得老道以前做这种“封建迷信”的勾当再凭借他那一套三寸不烂之舌,忽悠钱的能力也应该是很可观的,不至于混得这么差。
    原因,就在这里。
    老道一直觉得自己是道门世家,祖宗以下,到自己之前,虽然一代不如一代,但终究是有点道行有点追求的,只是到了自己这一代,就彻底成了不入流的角色,他也只能靠做这些事情想着以后去了地下万一见了历代祖宗,至少还能有一件事能说出来,不至于全然给祖宗丢脸。
    白莺莺见老道醒了,检查了一下老道的身体情况,见他不会有生命危险,当下将自己的丹珠收了回来,但此时的她已经皮肤褶皱头发花白了,颇有一种“白发魔女传”中练霓裳的观感。
    小luol一直蹲在旁边,看着周泽的情况,虽然周泽的伤势还在不断地恶化着,但可以看出的是,这种恶化的速度比一开始真的减慢了太多太多。
    伸出自己的嫩手,小luol试着去拉开盔甲看看,却惊愕地发现周泽破裂的血肉居然和盔甲粘合在了一起。
    这到底是好是坏,
    小luol拿不准,
    她也不敢把这个发现给说出来,生怕刺激到这个已经护主心切到有些失心疯的女僵尸。
    老道艰难地坐起来,从许清朗那边接过水,喝了两口,然后又看了看老板的模样。
    也就在这时,
    上方忽然有一块嵌进墙壁里的玻璃碎裂了,
    而后,
    一道可怖的气息猛然降临!
    女僵尸身体一颤,
    吓得匍匐在了地上,
    这是一种来自血脉上的压制,让她不得不臣服。
    一边的蜘蛛侠神父在此时也猛地睁开眼,跪伏在了地上,不顾自己的伤势还在瑟瑟发抖。
    小luol一脸凝重地站起来,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但额头上已经有冷汗滴落了下来,这种气息,太可怕了,仿佛只要对方愿意,就能够将自己的灵魂从这具身体里给拘出来吞掉。
    反倒是老道和许清朗就没什么感觉,因为他们层次不够,体验不到这种细节。
    下一刻,
    那股气息消失了。
    白莺莺马上爬过去看老板。
    周泽眼睛微微颤了颤,缓缓睁开了眼,他第一眼看见的是一头白发容颜憔悴的白莺莺。
    “唉。”
    叹了口气,
    周泽又闭上了眼。
    一来是这个时候,他的身体情况不允许说太多话做什么事情,
    二来,这个时候说太多就矫情了,两世为人,两世光棍,处理这种事情,周泽一贯不擅长。
    所以,
    他继续闭眼,
    装死吧。
    这就像是渣男玩过了人家就拉黑联系方式装失踪,这是男人天生就点亮的科技树,不需要人去教。
    “他醒了。”小luol说道。
    “吱吱吱………………”
    就在这时,
    猴子的声音从外面响起,它居然真的找到这里来了!
    真是一只聪明到令人发指的猴砸!
    ………………
    如果说,一开始周泽只是因为不太好意思面对白莺莺、许清朗老道他们,是在故意装睡的话,那之后,其实就是真的又昏迷过去了。
    这次身体,被掏空得太厉害,当然,灵魂上的消耗也不少。
    也不知道昏睡了多久,可能有小半个月的时间吧。
    当周泽再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书屋二楼卧室的床上,白莺莺正在用湿毛巾给自己擦身子。
    入眼的,
    还是白发。
    周泽下意识地抬起手,指尖触碰到了白莺莺的发端。
    白莺莺身体一颤,侧过头,带着惊喜的目光看着周泽,喊道:“老板,你醒啦?”
    “嗯。”
    周泽应了一声。
    “想坐起来么?”
    周泽点点头。
    白莺莺拿了枕头帮周泽垫了一下,让他靠着窗沿坐了下来。
    “你的脸…………”周泽开口道。
    闻言,白莺莺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的落寞,她似乎是觉得自家老板觉得自己不漂亮不好看不像是高中生那样水嫩了就不要自己了,有些焦急道:
    “老板你放心,我会抓紧时间修炼回来的,把本源给补充回来,我可以蒙面蒙纱,如果你不喜欢的话…………”
    周泽摇摇头,没表示什么,等自己把身体养好,自己应该有办法帮白莺莺把失去的本源给补充回来。
    其实,
    这件事上,还是自己错了,同情心泛滥,管什么鬼来电。
    虽然结局圆满了,但在这个过程上,无法否认的是,自己是上了人家的圈套,且让自己身边的人也因此涉险,同时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明明开个书屋,当个鬼差,收收小鬼,看看报纸,喝喝咖啡,小日子过得悠闲,偏偏不懂得去珍惜,总想着当什么大英雄。
    周泽有些自嘲地笑了笑,然后道:“帮我洗澡。”
    “嗯,好的,老板!”
    每次周泽瘫痪醒来后,第一个要求就是让自己帮他洗澡,因为老板有洁癖,不能忍受自己身上脏的感觉。
    白莺莺很开心,因为她觉得周泽肯愿意让她继续给他洗澡,是没嫌弃她。
    这是一个天真单纯的女孩子,虽然,她并不是那么的单纯,但至少在和自己相处时,她真的是这样。
    有时候周泽会回忆起自己当时在老书店用摄像头记录的画面看见醒来的白莺莺下来用舌头在自己水杯里搅拌时的画面,
    现在想想,
    都觉得那时的她,带着些许的调皮。
    兴许人和人就是这样,相处久了,也相处习惯后,对一件事,就会产生不同的看法了。
    周泽似乎也忘了,当初自己看见监控视频里这个画面时,是被吓得个半死的。
    白莺莺抱着周泽下了楼,进了卫生间,老道和许清朗他们都不在,白莺莺说老道去考驾照了,老许则是又回老家了。
    周泽记得上次老许说他老家迁坟时出了什么事儿,不过自己当时好像在忙什么事情也没细问,他也没细说。
    至于神父,正在那里勤勤恳恳地打扫着卫生,他的蜘蛛侠衣服在上次战斗中破裂了,老道给他又买了几套衣服,是“死侍”的衣服。
    老道说这种款式才适合他,反正都是皮肉烧焦见不得人的主儿。
    坐在卫生间的小马扎上,白莺莺细心地给周泽打着沐浴露,周泽身上有不少的烂泥,不用想都知道是什么玩意儿。
    但这玩意儿就是管用,尤其是治疗外伤时更是有奇效,周泽哪怕再有洁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等我身体养好了,我帮你恢复。”周泽对白莺莺说道。
    “嗯,谢谢老板。”白莺莺继续帮周泽搓着身子,然后道:“老板,沐浴露不够了,我去外面拿。”
    周泽点了点头。
    白莺莺走出了卫生间。
    微微侧过头,周泽强撑着站起身,身上各处骨头都传来了脆响,这是卧床太久的缘故。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脸的胡渣,周泽忽然觉得有些陌生。
    不过,这次好像比之前几次都要好一些,也不知道是否是因为躺了更久的缘故,总之这次醒来时身上的外伤基本都恢复了,当然,这身子还是很虚弱。
    虚弱到,
    周泽脚下忽然一个打滑,
    整个人直接摔了下来,
    周泽下意识地用手臂先着地企图抵消惯性。
    “嗡!”
    落地后的疼痛感没有那么清晰,
    正当周泽有些意外时,
    忽然看见自己手臂位置,出现了黑色的甲胄,它阻挡了自己落地时的冲击。
    周泽慢慢地重新站起来,
    伸手去触摸这忽然出现的这片甲胄,发现这东西像是长在自己手臂上一样,撕下来的话可能自己那块位置也得血肉模糊。
    周泽重新看向镜子里的自己,
    然后默默地后退两步,
    微微抬起头,
    下一刻,
    一套黑色的日本武士甲胄慢慢地自周泽身上各个部位浮现而出,
    将他整个人都包裹在了里面,
    封闭的卫生间里,
    也当即刮起了阵阵阴风…………“深夜书屋”

猜你喜欢: 《巫医之死亡禁书》 《生存在坠落的世界》 《白目志异录》 《走尸档案》 《我的末世小领主》 《吾当道》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