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九章 卧佛佛珠

    十八罗汉是指佛教传说中十八位永住世间、护持正法的阿罗汉,由十六罗汉加二尊者而来,相传都是佛祖弟子。佛家之佛法有大乘小乘之分,阿罗汉便是小成佛法修至圆满者,虽不及大乘佛法圆满之菩萨,但也是佛家得道圣者,与神祗无异。
    当然,这里的十八道虚影不可能是十八罗汉真身,否则的话,祭祀恶灵上次就不会只是受创了。
    又观察片刻,从这十八道虚影的威力来看,其内应有一丝佛意存在,虽不是真身,但也应是某位大德高僧以无上佛意供养百年方能出现之罗汉法身。
    这里是蚩尤墓,照理来说,跟佛家没有一丝半毫的关系,唯一可能就是祭祀恶灵说的那样,他休眠的数千年内。有佛家高僧来过这里,这个十八罗汉虚影,甚至整个十绝阵,都是佛家高僧布置出来的。
    正思忖间,眼前光影一闪,我便看见祭祀恶灵身体左侧。一个身后悬着降龙尊者身影的铜人双手做爪,猛然挥动,朝他攻了过去,澎湃的佛力,让整个甬道内都金光万丈。我下意识便惊呼一声小心,然后冲着祭祀恶灵大喊,“你快出来吧,我已经知道了他们的来历。”
    听到我的声音,祭祀恶灵原本准备应对的双手放了下来,转身准备后退,但他似乎错估了那铜人的速度,就在他刚转过身,身体还未退出时,那尊通体金灿灿的罗汉铜人一双铜爪已经到了他身边,快到极致的速度,在空中拉出一阵爆鸣,宛若龙吟。
    我看得心急,但却无能为力。这种级别的战斗,已经不是我这个小小的印章天师能参与的,莫说是这铜人的蓄势一击,哪怕只是他随手一挥,恐怕就不是我能应付的。所以此时我只能再次出声高呼,提醒祭祀恶灵。
    可那罗汉铜人的速度,似乎比声波还要快上几分,我喉间才刚发出第一个音,那铜人的双手便已经按在了祭祀恶灵的肩头!
    单用肉眼也能看出铜人这一爪中蕴含了怎样的力量,但奇怪的是,中了这一爪之后,祭祀恶灵却并未被这道攻击击飞出去,反而是被那一爪钳制起来,恍然间,似有一条金龙从那铜人的手臂中出现,盘旋着缠绕在祭祀恶灵的身体四周,将他牢牢控制,无法动弹。
    与此同时,那铜人身后跟着的十七个铜人,瞬间也蜂拥而上,潮水一般的冲了上来。
    一尊罗汉铜人已经让祭祀恶灵难以招架,十八个铜人齐上,祭祀恶灵焉能还有命在?
    正在我惊骇间,祭祀恶灵却仿佛睡狮猛醒一般,身体陡然膨胀起来,一股阴气从他皮肤下面渗透而出,几乎只是一瞬间,便将他的身体完全包裹。在这黑气之中,他原本干瘪的身体,重新变得鼓胀起来,连仅剩下一半的头颅,也仿佛重新生长,瞬间变得完整,甚至他的肩膀两侧,还各自多长出来了一条手臂!
    遥遥看着祭祀恶灵,我猜测他现在的模样才是蚩尤原本的样子。不过传说中的蚩尤有三头六臂,此时他仅仅只是生长出来了四只手臂,应该跟他灵魂完全没有恢复有关。
    挥舞着四条手臂,笼罩在黑雾中的祭祀恶灵,看起来,就像伫立在天地间的魔神。四双手从不同部位抓住缠绕在自己身体上的金龙虚影,厉声一吼,那龙影便粉碎四散。
    恢复自由之后,祭祀恶灵没有再与那十八罗汉铜人交手,而是继续先前的动作,身体转会,裹挟着满身的黑雾,迅速逃离,眨眼间便到了我身前。
    不等我开口发问,祭祀恶灵迅速抓住我的肩膀,同时低呼一声,“快走!”
    随着他的声音,我的身体仿佛飞了起来一般,随着他瞬间便到了甬道外面,朝着来时的山洞过去。
    匆忙间我回头看了一眼,那十八座罗汉铜人正气势汹汹的往我们这边追击而来,似是不杀掉我们决不罢休一般。
    回想起方才双方交手的情况,我心里惊慌不已。但这份惊慌并没有持续太久,很快我就发现,那些铜人的脚步缓慢下来,数秒之后,更是完全停住,遥遥看着我们。
    祭祀恶灵似乎早就知道。此时恰好停住了脚步。等他转过头来时,那十八座罗汉铜人站做一排,齐齐对着我们双手合十,行了佛礼,然后便转头重新回到了甬道中那个金色光幕内,消失不见。
    我这时也反应了过来,这些罗汉铜人法身寄托在那十绝阵最后一阵之中,想必不能离开太远,只要我们离开那些甬道,他们便无法追击了。
    不过刚才还打生打死,这时却又行礼,倒是让人感觉奇怪。
    这时祭祀恶灵忽然咳嗽一声,口中一股黑血吐出,身体四周笼罩的黑雾重回体内,多长出的两条手臂消失不见,身体也瞬间干瘪下来,恢复成原本模样。
    我担心他受伤,忧心忡忡的问他怎么样。祭祀恶灵却摇摇头,一副不在意的模样,反问我那些铜人的底细。
    他既然说没事,我也就没再多问,脑子里略微思索了一下,把十八罗汉的事给他细心讲述了一遍。
    佛教传入华夏,已是两汉时期了,那时祭祀恶灵早已沉睡千年,自然不可能知道这些。
    至于我,虽然在玄学界日久,但对佛家之事,还真说不上了解,甚至没有多少往来,唯一的交集,还是当初在深圳地窖下时,曾对我出手相助的妙觉和尚。
    说起来,当时妙觉和尚还约我到卧佛寺谈禅论道,不过后来我一直忙于其他事务。倒是忘了此事。
    简短的将我所知道的佛家之事给祭祀恶灵介绍了一遍,还不等祭祀恶灵回话,远处甬道内,那个金色的光幕上,却又有了异动。
    此时那十八尊罗汉铜人才刚全部进入,原本古井无波的光幕上,涟漪微荡,浮现出一连串花纹似得东西。
    我简单看了一眼,依稀能认出这些花纹模样的东西,应该是梵文。
    梵文是古印度语,也是佛家语,这金色光幕中有十八个罗汉铜人,上面出现梵文却也正常。
    只是我虽然知道不少风水玄学方面的知识,但对佛教完全是门外汉,对这复杂的梵文,自然也不认识。而祭祀恶灵,连十八罗汉都不知道,更别说梵文了。
    我一边跟祭祀恶灵解释,一边继续盯着光幕上的梵文看,说来也是奇怪,明明看起来跟鬼画符一般的梵文,看着看着,我脑海中居然自然而然的看懂了其中的意思。
    梵文之中大概阐述了一下这处封印的成因,说是一个名叫法元的和尚。游历天下时,发现了此地,观其内魔气滔天,一番探查之下,也没弄明白其内之物,又害怕魔物出世,为祸人间,于是便一直留守此处,直到圆寂时,更是以毕生修为,与手中一件镇寺之宝结合,留下了这道封印。
    梵文的最后。还写明了,只有具备佛缘之僧人,方才能看到这些文字,理所应当的,看到这些文字的僧人,也需继承他的遗志。继续探索此处,直至将其内魔物彻底消灭为止。若力有不逮,可到光幕之前,高诵佛号,取他佛宝,以为助力。
    看完之后,我有些咋舌。按照法元的说法,只有具备佛缘的高僧才能看到这些梵文,可我并非僧侣,更非高僧,怎会看到这些文字?
    莫非我具备他所说的“佛缘”?
    思索半天,心里也没有答案。跟祭祀恶灵简单说了一下之后,他沉默了片刻,开口说这里的法宝威力不俗,让我按照梵文内所说,去取佛宝。
    我也正有此意,于是便小心走进那甬道内。行至那金色光幕之前。
    与祭祀恶灵不同,我进来之后,光幕之中并没有罗汉铜人出现。按照梵文的说法,我站在光幕之前,口中大声吟诵佛号,才刚念了一声,眼前那光幕便折倒下来,落于我手中,化作一串佛珠。
    我小心将佛珠拿到眼前观察,只见珠串之上,佛珠通体赭色,形体并非浑圆,反而粒粒雕刻出卧佛模样,珠身,也就是佛肚上,篆刻着无数梵文。虽然刚才光幕上的梵文我看懂了,但这珠串上的梵文,我却一个字也看不懂。
    不过看到佛珠上的卧佛形象,我倒是又想起了妙觉和尚。他是卧佛寺僧人,这佛珠雕刻成卧佛模样,莫非跟卧佛寺有什么关联?

猜你喜欢: 《古墓密码》 《超级纳米真科技》 《诸天投影》 《神秘亡夫难伺候》 《我知道你的秘密》 《我的异世界小店》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