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二章 患难相随

    既然已经找到了诊治的方法,为何这人还说药王谷只能尽绵薄之力,莫非所需药材药王谷也无法凑齐?
    想到此处,我连忙说出心中疑问,想要知晓原委。那人却是摇摇头,告知我说,疗伤所需药材药王谷颇有些储存,只是刚才提到的性质温和的能量,药王谷之内却没有。所以,他们过来除却告知疗伤之法以外,还要拜托我到外界找寻一番。
    说罢,他便带着族人们齐齐朝我跪拜下来,声泪俱下告知我白灵乃是被神农氏选中之人,势必会带领巫族重见天日,若是无法度过此劫。巫族恐永无翻身之日。
    他说这话之时,让我不禁想起了那个把光复巫族大业挑在肩头的南宫,着实令我有些动容。他刚才提到白灵乃是炎帝选中之人,恐怕指的便是这神农鼎认主之事。先前我与南宫交谈之后,便了解到。这十大神器乃是开启山海界的关键,既然神农鼎已经认白灵为主,我自然不会让她有所闪失,误了开启山海界之事。更何况白灵此番受伤乃是为了复活吴越,从本质上来讲,也算是因我而起。加之胖子的关系,我自然不会推脱。
    只是他们口中提到的性质温和的能量,我倒是有了些想法。药王谷众人皆是巫族,所修行的乃是巫炁。从本质上来看,这巫炁属阴,性质偏刚毅。所以,先前那人才会说,药王谷内根本没有性质温和的能量。不过,想要找到这能量,倒也用不着出谷这般麻烦。我与胖子皆有修行道炁,这道炁正是温和中正的能量。我与胖子的境界皆在他们之上,修行道炁一事,他们自然无法察觉。况且按照我的身份,他们也只会认定我与胖子皆是巫族之人。
    想到此处,我便不再过多思虑,随即告知众人我们立刻可以开始为白灵疗伤。众人听我这番言语,露出一副错愕模样,明显不清楚我这般是为何。此事紧急,我也不想刻意隐瞒,只好将其中缘由向他们一一说明,并示意可以着手准备了。
    众人听完皆是一脸恍然,但还是免不了一阵狐疑,兴许他们也知晓这修行两种能量之事古往今来未有人做到。不过,迫于我的身份,他们始终不敢开口追问,只好退出去准备药材。
    待他们离开之后,我扭头看向胖子,告知他勿要这般沮丧,我会尽力医治白灵。他听完之后微微颔首,并没有回应我,只是坐在床边一直盯着白灵。许久之后,他才小声告知我,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他就行了。
    胖子的意思很明显,便是说用道炁为白灵温养一事不需要我插手,他自己便能解决。我从他言语之中还是听出了一丝赌气的成分,或许是先前我答应过他会全力保护白灵,而最后却未能做到的缘故。不过,虽说他心中有些不满,但我相信他并不会因为此事与我翻脸。
    这么想着。我也没再和他争论此事,随即点点头应下他的要求。只是先前那人也说过,白灵的经脉需要用道炁温养数日才行,在此过程之中不能有任何停歇。胖子虽然是印章天师修为,但长时间消耗下去又无片刻的休憩时间。恐怕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心中权衡再三,我还是将胸前的玉环取了出来,打算交与胖子。上次在黄冠山,他便是凭借这玉环之内的真龙气修复了伤势。不过自那之后,里面的真龙气已经所剩不多。加之我先前多番战斗,又消耗了不少,不知可否能够坚持到疗伤结束。
    思忖间,胖子已经接过的玉环。我见他这般,心中倒是舒畅了不少,随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宽慰了两句。此时先前的那拨人又敲开了门,示意已经准备妥当,可以开始为白灵疗伤了。
    听到此话的我们,也没再耽搁,不过却不知该从何着手。前来通报的那人似乎也察觉到了此事。随即告知我们药王谷有一处密室,本就是为了疗伤所建,所需的药材也已尽数搬运过去,请我们移步。
    对于此事,我与胖子并非主导。只能听从他们的安排。既然药王谷的人已经准备就绪,我们便不再拖拉。我连忙叫上胖子抱上白灵,跟着那人先走。这边的事情已经稳妥,我便不着急跟着他们前往,而是打算去查看一番吴越的情况。
    胖子听完我的话,自当明白,点点头示意若是有事情自会找人通知我。说罢,便抱着白灵快步离开了房间。待他走后,我也没有多留,也跟着走了出去。
    半刻种之后,我便出现在自己的房间外。不过,我并没有推门而入。先前我为吴越探查身体情况的时候,便知晓了她已经修为尽失,此时根本无法感受到她气息波动,出于对夫妇二人的尊重更是没有散出灵识前去查探。只好立在门口。轻叩了几下门,询问可否方便。
    得到里面的回应之后,我这才推开门走了进去。刚一站定,便发现吴越此时已经醒了过来半躺在床上,不过,她面色有些苍白,脸上还有明显的泪痕,显然是刚才夫妻二人聊了不少事情。
    见此情形,我也知晓兴许是自己有些冒昧了,面色颇有些尴尬。吴越似乎察觉到了我的脸色,随即想要下床。不过,她身子十分虚弱,根本无法站起身来。
    我知晓她是想要致谢,但她眼下这般状态着实不能妄动,连忙制止了她。她听完我的话。也没再坚持,点点头重新躺下。不过,她口中感谢的言语却是一句没少。对此,我倒没太在意,摆了摆手直说用不着这般客套。
    看着夫妻二人这般,我心中也是感慨万千。当初二人生死离别之际,便让我那般动容,眼下这般情形实属万幸。如此,倒是为我将姽婳解救出来增添了不少的信心。不过,美中不足的便是柳如絮还无法恢复肉身,恐怕需要等上百年才行。只是,柳如絮乃是阴魂,百年光阴对他来说犹如白驹过隙。但吴越此时与凡人无异,即便熬过了百年,恐怕也是风浊残年之际。
    正想及此处,我心中倒是生出了一个念头。但我知晓二人经历了百年磨难,兴许也淡薄了修行之事,此事我还不能替他们决断。这么想着,我便将柳如絮重塑肉身一事说了出来,随后又询问吴越是否打算继续修行。
    她听完我的话之后。并未立刻回应,而是心中似有权衡。她此举倒是表示她是一个十分理智的人,经过深思熟虑之后的决定,才是最真实的想法。片刻之后,她总算是点点头,表示自己愿意重新开始修行。
    不过,柳如絮却是提出了反对意见。我心中不明,此事于他于吴越来说皆是好事,他为何还要反对。柳如絮或是看出了我心中所想,随即告知我缘由。据他所说。修行之路极其艰难,对毫无基础之人来说,更是难于登天。吴越先前本是伏羲琴魂,与伏羲琴共生,生来便有修为。所以她丝毫不懂修行之法。更未体会过修行之苦。何况,一旦踏上修行之路,诸事都不能顺从自己心意,反倒是作为普通人还颇为自在些。眼下既然已经成了凡人之躯,便不要多想,回归常人生活便是。
    他这番话,的确是在理。虽说我得益于《死人经》,在修行之上并未有太多障碍,但这些年一路走来着实身心俱疲,生死存亡之危难也不在少数。只有经历过这番艰难之人。才会知晓修道之路并不像常人眼中那般令人神往。
    但我也从他言语之中听出了其他的意思,二人苦难百年,想必已经恐怕生死离别之事,更是厌倦了修道之人间的尔虞我诈,想要陪在吴越身边安度这半生。
    不过。既然吴越决定修行,自然也有自己的想法。想到此处,我正准备再次询问吴越的意思。没曾想,她自己却率先开口道,“夫君此言差矣。先前周先生所言甚是,若不能让夫君恢复常人模样,吴越心中着实难受。吴越本就是将死之人,今日能够再续前缘实属上天恩德。你我二人苦难百年,吴越自然想伴夫君左右共享天伦。但吴越并不满足于此,吴越愿伴夫君长久,甚至永生永世,不再受那离别之苦。若是吴越就此百年而归,夫君也定会伤心涕零,吴越着实不想夫君再受此伤害。还望夫君成全。”
    说罢,吴越眼泪簌簌而下,双手不经意间上抬,想要抚摸柳如絮的脸庞,但却从中穿过,这情形令她更是伤心。
    看到此,我也不再多话。夫妻二人所言皆为肺腑,又合乎情理,令我不敢妄判,究竟如何还需他们自行商量才是。
    我坐在椅子上良久未有言语,柳如絮夫妇更是没有交谈,只能听到吴越的抽泣声。不过他俩早已心意想通,想要说服对方并不是难事。
    片刻之后,二人终于是达成了共识,决定让吴越继续修行。得此决定,我微微颔首,站起身来,朝着吴越走了过去。

猜你喜欢: 《天灾之主》 《诡电脑》 《我和我的冒险团》 《鬼画妖》 《末日最强外挂》 《数字入侵》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