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6章 阴阳饭(76)

    不想这个还好,一想到这个,我脸色沉了下去,难道这金棺也被那鬼匠惦记了?
    又或者说,袁青田他们仅仅是抬走了金棺,却把棺魂留了下来。    .      .   
    等等,不对,我刚才不单单看到金棺,还看到了袁老太太的尸体,这…这…怎么回事?
    那货车司机见我脸色不对,问我:“小兄弟,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
    我瞥了他一眼,淡声道:“没什么,只是一些民间传闻罢了,对了,你身有刀子没?”
    “刀子?”他一怔,疑惑地看着我,问我:“你要刀子干吗啊!”
    我苦笑一声,说:“防身。”
    “防身?”他警惕地瞥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小兄弟,你莫不成以为我会害你?”
    我连忙解释道:“不是,我意思是防着他们。”
    说着,我朝车厢内努了努嘴。
    那货车司机立马明白过来,在身摸了摸,朝我递了一把匕首过来,这匕首颇短,只有七八公分的样子。
    “喏,做我们这一行,很容易遇到歹徒啥的,带把匕首防身的。”他解释了一句。
    我白了他一眼,说:“你拿着这匕首,跟我车去看看,对了,别走间的道道,特别是先前停放棺材跟尸体的位置。”
    他好似有些不明白我意思,问我:“为什么啊!”
    我也没跟他解释,说:“别问了,信我的话对了。”
    说着,我率先跳了去,然后沿着车厢边,朝那皮箱走了过去。
    那货车司机见我了车,一手拽着匕首跟了来。
    了车,我走到皮箱边,先是将那皮箱解了下来,后是让那司机搭把手,将那皮箱弄了下来。
    坐过货车的都知道,货车车厢空间极其有限,再加我们俩抬着东西,所以,我脚下一个不注意,刚好踩到先前放袁老太太尸体的位置。
    说来也怪,在我落脚的一瞬间,我感觉踩的不是车厢,而是什么东西,软软的,低头一看,却是正好踩在车厢。
    一发现这情况,我额头冒出了不少细汗,暗道一声不好,脚下正准备移开,哪里晓得,在我移脚的一瞬间,脚踝的位置传来一阵异样感,像是有什么东西缠在脚踝。
    我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那东西应该是手掌。
    我没敢往地面看,原因在于,我再清楚不过了,这车厢内除了皮箱,什么东西都没有。
    那货车司机见我没动了,问我:“小兄弟,你咋了。”
    他稍微想了想,笑道:“没什么,对了,你身那把匕首还在吧,等会借给我用一下,我要用它去杀人。”
    那货车司机听着我的话,只觉得我莫名其妙的,正准备开口,他立马朝他打了一个眼色,那货车司机是聪明人,立马明白过来,说:“好!”
    在他这个好字落音的一瞬间,我脚踝下那种感觉立马消之殆尽。
    这让我愈发确定袁老太太的尸体以及那金棺或许并没有被抬走,而袁青田等人仅仅是抬走了空壳,却把他们的魂儿留了下来。
    可,如此一来,问题来了。
    如果按照那个传闻来说,棺材有棺魂,可,袁老太太的尸体,压根没装进棺材,应该不会留下才对啊!
    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不过,眼下也没时间去捣鼓这个。毕竟,我们这次车,是打算看看皮箱内的尸体。
    当下,我深呼一口气,跟那货车司机俩人把那皮箱捣鼓到地面。
    按照那司机的意思是,地把皮箱拉开,一方面能驱除尸体的一些煞气,另一方面能节约一些时间。
    但我却不这样想,我抬头看了看天色,太阳正好挂在半空,说:“不行,在这打开皮箱,不是让尸体晒着太阳了么?”
    他瞥了我一眼,淡声道:“在我们农村都这样啊,反正是小孩的尸体,没那么多讲究。”
    我懂他意思,在农村的确这样,小孩的尸体一般不受待见,说白了,小孩的尸体寓意不好。
    我深深地瞥了他一眼,说:“把驾驶室门打开,去那看。”
    “啊!”他好似有些不愿意,说:“小兄弟,我这是车子刚买没多久啊,我…。”
    不待他说完,我脸色一沉,“你难道不觉得他父母迟迟不回来,太怪了么,再有是他父母所坐的大巴,每过十公里出现故障,你不觉得这事太邪行了么?”
    他吱吱唔唔一句,说:“可…我这是新车子啊,还有是…在这里打开皮箱没关系啊,实在不行,我们可以把皮箱扛回车厢。”
    我倒是想在车厢打开皮箱,问题是那车厢明显不太干净,说:“行了,这样决定了,去驾驶室打开皮箱,你放心,事后,我肯定不会留下什么脏东西。”
    说完这话,我也顾不他同意与否,立马拉着皮箱朝驾驶室走了过去,那司机在后边喊:“小兄弟,干不得啊,干不得啊,会影响我运气啊!”
    我走到驾驶室边,白了他一眼,说:“放心吧,不会出现那种情况,还望你摘掉有色眼镜看待小孩的尸体,他们的尸体并不会给人带来厄运。”
    “真的?”他好似有些不信。
    我嗯了一声,“我以个人的名誉发誓,绝对不会影响你的运气。”
    他半信半疑地盯着我看了半天,最终极其不情愿地打开驾驶室的车门,然后帮着将皮箱弄了去。
    了驾驶室,我大致瞥了一眼,发现太阳光照在前边的挡风玻璃,隐约有些阳光照下来,说:“有没有遮阳布,把那挡风玻璃挡一下。”
    那司机估摸着是想通了,点了点头,在座位底下翻出一块遮阳布,挡在挡风玻璃边。
    待他弄好这个,我立马将皮箱摆正,又朝皮箱作了三个揖,由于这驾驶室的空间极其有限,我的动作并不是很大。
    我这边刚作完揖,便朝那司机打了一个眼色,意思是让他也跟着作揖。
    那司机倒也爽快,立马学着我的样子,双手合十,朝皮箱作了三个揖。
    弄好这个,我深呼一口气,朝着那皮箱又说了一些好话,然后伸手朝皮箱的拉链的摸了过去。
    在我摸到拉链的一瞬间,忽然之际,一股淡淡的清香从皮箱内散发出来,令我眉头一皱。
    咋回事?
    怎么会有有股淡香?
    这不对啊!
    按说现在是大热天,再加尸体在皮箱里面装着,应该有股很淡的腐臭味才对,再不济,也得有股尸体气才对啊!
    /bk

猜你喜欢: 《魔鬼神车之旅》 《五十里棺材铺》 《死神电梯》 《我们村的阴阳两界》 《彼岸浮城》 《末世兵王》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