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再入飞刀,魔罗之眼

    “试炼者333号,这是你第二次进入本世界,消耗一级黄金军功,一级普通军功,且计入你在校尉军衔的试炼次数。 .本次降临无试炼任务,无试炼奖励,每滞留一天消耗十个试炼点,最多可滞留十年,当你成为本世界最强者或掌控本世界70%以上的信仰时,可将本世界设定为主世界之一,当前军衔可设置主世界数量为一!”
    这一次的降临,主脑给的主要提升就是这一条,其它的诸如不能暴露试练塔的存在都是老生常谈,不必多言。
    没有任务,没有奖励,也就是说一切都可以自由发挥,肆意妄为。
    至于主世界,是一个对试炼者相当重要的东西。
    一旦有了主世界,每次回归后就可以直接进入主世界进行修炼,像飞刀问情这种低级世界,时间流逝速度将和凡界一样,与试练塔固定位365:1,而且是没有时间限制的,也就是说只要你愿意,就可以将下一次试炼开启前的所有时间都在这里度过。
    这无疑能多出许多修炼的时间来,还有各种资源之类的好处,就需要自己去发掘了。
    不过这种低级世界里,能够挖掘的潜力显然是非常有限的。
    至少对现在的秦长风而言,除了几个故人的羁绊之外,就差不多没有任何其他价值了。
    所以他自然不可能把这样一样世界设定为自己的主世界,即便前置条件他可以轻而易举的达到。
    主世界可不是技能,想要更换所须付出的代价要大得多,甚至可以说令人望而却步!
    秦长风的降临之地是冷香小筑。
    夜半月圆,风吹着竹林,宛如浪涛。
    夏夜的竹林里有萤火虫仿若星光飞舞,但那几间竹屋里却漆黑一片。
    秦长风悄然无声的推开门,又一脚走了进去,同时踏入将近十年前的回忆里。
    这屋子里的一切竟都和十年前没有丝毫变化,一桌一床,也依旧全都安放在十年前的位置,甚至连桌上的笔墨书籍,都没有丝毫变动,保持着秦长风最后留下书信时的样子。
    秦长风仿佛骤然又回到十年前,若以此身再做决定,已然更加无耻的他很可能根本不会留下那封书信。
    诺不轻信,故人不负我,诺不轻许,故我不负人。
    而今想来,那十年之约却是他自己给自己装上的枷锁。
    只不过一切既已发生,就不能再骗自己遗忘,一个人心中可以没有正义和道德,却不能没有自己的操守。
    这就是秦长风为什么经常说,即便是反派,也要做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反派。
    庄子说的么,盗亦有道。
    屋子里果然是没有人的,秦长风点燃一盏尘封许久了的油灯,忍不住的叹了口气。
    十年已经是一个不短的时间了,人之一生,真正精彩的也不过是两三个十年罢了。
    但对秦长风来说,却已经百余年一晃而过了。
    有时时间仿佛过得很慢,但等它真过去时,你才会发现它快得令你吃惊。
    月更冷了,秦长风站在窗台前,清凉的夜风竟带着莫名的寒意,吹动衣摆与发丝。
    秦长风面上静如止水,此刻,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心中在想什么。
    其实对于那个十年之约,他完全不必在意了,因为既然人不在这里,就代表着林仙儿没有遵守这个约定,那么他也就问心无愧了。
    只是,心中总是有一股莫名的执念,想要亲眼见到答案……
    想想也是心塞,而今他在这里已是天下无敌,却反而落入了近乡情怯般的俗套桥段中。
    不知过了多久,他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枚漆黑诡异的圆珠,正是那颗魔罗之眼。
    此物并没有明确的品阶评价,但即便是秦长风,也能感知到其内部所蕴含的庞博之力。只不过这股力量像是被一道屏障说束缚,绝大部分都处于封印状态罢了。
    而且也没有太多的介绍,只是说这是上古魔罗的独眼,有神秘莫测的威能,须与自身融合方能使用。
    沉吟许久后,秦长风眼中露出毅然之色,伸出手指在眉心划开一道血痕后,就将这颗魔眼向着那里按了过去。
    既然是融合,就自然要长到自己的身上,眉心也就理所当然成为最佳的安置之地,否则总不能长在手掌上或者肚脐眼里吧?
    在魔瞳与血液接触之后,伴随着一阵刺痛和麻痒,秦长风感到仿佛有无数根肉芽通过眉心的伤口往脑袋里面钻,很快就与周围的肌肉神经和血管全部连接在了一起,而原本拳头大的魔眼也渐渐缩小,最后埋入伤口的皮肤下,只留一颗和正常眼珠一样大的竖瞳显露在外。
    但变化并没有结束,从魔眼内生出一股无形波动,瞬间向着脑海内冲击而去。
    秦长风脑袋里嗡的一声剧烈轰鸣,只觉头疼欲炸,好似同时吞噬了十几个鬼王灵魂后,所有异种记忆全部爆发时的感受,那真叫人生不如死。
    好在这剧痛来得快,走得也快。
    十几个呼吸后,那种嗡鸣便渐渐消失,而秦长风也得以恢复神志。
    这时他将心神沉入识海内,便见到灵魂眉心的三道魔痕竟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魔瞳……这自然不是真正的魔眼,而是外面肉身上那颗的精神烙印!
    严格来说,两者也可以看做是一体,因为无论是外形还是力量,在两者之间都是相通的。
    就好像镜子的一体两面,一面照映肉身,一面照映灵魂。
    秦长风第一时间查看了一下属性面板,发现种族那一栏还是原始人族才暗暗松了口气。
    他怕的是变成什么莫名其妙的魔怪血脉后,体内已经修炼出来的真气出问题。
    这可不是杞人忧天,而是在吸血鬼和狼人身上试验过,的确会有大危险的。
    随后他才安心的查看起这颗魔眼给自己带来的变化来。
    首先是基础精神加了足足80点,如果不是之前服用灵酒时也加了50点,那么这就是在原基础上将尽翻倍的提升。
    其次是对黑暗类技能的伤害,增加30%的威力。
    最后就是多了一个名为奴灵种魔的技能,总共有三条属性。
    第一,可以凝聚出一枚魔罗奴灵印记,将某个已经死亡,且合乎要求之人的灵魂直接剥离出来,并将之炼化为自己的魔罗奴灵收入魔眼之内,当然也有一定的成功率,但对于基础精神低于自己的目标,却是会有无限接近于百分之百的成功率!
    第二,现阶段总共可以拥有三个魔罗奴灵,已经转化了一个,那就是石瑶,且每多出一个魔灵,就可以拥有武学道理和功法奥秘领悟速度增加10%的属性。也就是说,如果三大魔灵聚齐,他冲破小无相功第九重玄关时,领悟口诀精义所需要花费的时间会减少三分之一左右!
    这是因为魔眼内的奴灵,其实就相当于他的副脑一样,与他的主意识相连,可以大大增强他的思维计算能力。
    但需要注意的是,这种魔罗奴灵并不是什么人的灵魂都能满足要求,必须是与他自己有深厚因果,甚至是情感牵挂的才可以,只有这样魔灵所孕育的魔果才会从一开始就与他有因果,从而被他继承!
    第三,这个技能实际上也是一个任务,而任务的目标正是成魔!
    奴灵种魔,顾名思义,以魔灵来代替自己承受成魔路上所需要遭受的劫难和折磨,自己只需等待他们修成正果后,便直接窃取,故而称之为种魔!
    现在任务处于第一阶段,当三大奴灵全部就位时,就会开启第二阶段。
    那个穿花棉袄的神秘男人丝毫没有夸大……有了这枚魔眼,的确只要按部就班的跟着提示走,就能直接走通一条上乘魔道!
    当然,得到这魔眼三大能力的同时,他之前那三道魔痕已经完全消失了。
    而且很显然的是,魔眼的后面两个能力,就是原魔痕属性增强后的结果。
    其余的不必多提,除了凭白多出来的提升外,主要变化就在于魔奴印记的能力。
    三道魔痕的时候,是可以将一个人潜移默化的变成完全听命于自己的魔奴,而现在舍弃了拥有一个听话傀儡的能力,而是变成直接强制炼化成魔灵,并突显了魔灵的能力。
    虽然看似各有优劣,但如果让秦长风选的话,自然是后者。
    魔奴的转化能力低得有多么捉急,从石瑶身上就已经完全显露过了,再说秦长风有的是办法控制别人听命于他,并不差这一个。
    更何况,仅仅直通上乘魔道这一条,就足以让其它一切都要黯然失色了。
    另外,这还只是魔罗之眼开启第一层后所展现的能力!
    所以这件道具实在是极不简单的,背后的渊源很可能堪比,甚至还要超过金刚菩提念珠。
    虽说那花棉袄男人说有了魔罗之眼后不会再受魔念之苦,但秦长风却感觉一旦打开魔眼,心性多少会受到一些影响,至少杀性是明显增加的,另外人也似乎变得肆意随性了许多。
    以至于他甚至连去见李寻欢和阿飞的念头都变得淡漠起来,既已相忘于江湖,又何必再见?“无相进化”

猜你喜欢: 《诡面天后》 《创造真实世界》 《神的密码》 《进击的咸鱼少女》 《尸香门第》 《星际魔帝攻略》

热门小说